皮肤科主治医生手记,不存在的虫

个人随笔 作者:

事实上,能够导致皮肤损害、形成虫爬的真正寄生虫并不多见。比如,斯氏并殖吸虫、曼氏迭宫绦虫等可形成幼虫移行症,其表现特殊,通过手术可发现虫体。因此,不少患者提出活检要求,但由于没有活检的指征(证据),常常被医生直接拒绝,这是合理的。但由于医生往往缺少寄生虫知识驳倒患者,因此也不能合理解释“症状”产生的原因,患者由此产生对医生的不理解。

林能兴指出,身体里不可能钻出会飞的虫子,那是美国科幻大片里才有的镜头。他说人体确实有寄生虫,但是绝大部分寄生在肠道里,也有一些虫子会寄生到皮下,比如疥虫、软蜱、毛囊虫、螨虫、血吸虫等,但这些虫子很少在皮下产卵,更不可能从皮肤里钻出来。

我不动声色地扶她坐下,安慰她说,“哦,是有些东西啊,这个得用显微镜仔细检查才行。让我先看看你身上的皮肤好吗?”

钟华称,这种情况叫做“寄生虫妄想症”,属于心理问题,每年会遇到七八例,发病原因不明。一般而言,医生会建议患者到心理或精神科就诊,可能会有更好效果。 重庆晚报记者 邹渝

此时,问题来了,部分患者根本不会去精神科,而是开始了四处求医治虫的痛苦征程。

“但是仍有很多患者不管你如何跟他解释,他都不会相信。”冯爱平会劝说他们去看精神科医生,但大多数时候会遭到拒绝。门诊中大约只有三分之一的轻症患者,能够接受自己有心理问题的说法,从而相信医生并取得疗效。

一位58岁的女性患者,儿子和孙女陪着来的,一进门就掏出一个火柴盒,“医生救救我啊,我身上的虫子怎么也捉不完,我生不如死啊!”话音未落便失声痛哭起来。“你看,他们都不相信我身上有虫,我把虫子带来了……”

家住九龙坡区的该男子说,他全身发痒,长满了小虫。为了把虫抓出来,他偶尔还会用到小刀。

微博截图

“你亲眼看到过虫子从身体里飞出来吗?”面对记者的质疑,陈先生坦言从未亲眼见过。“虫子都是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才会飞出来,速度那么快,哪里看得见。”他说。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她拿着检查报告回来了,全部正常。她一脸狐疑地问我:“医生,咋就查不出来呢?”这时,我才慢慢跟她分析:第一没有自己长出来的疹子,能看到的全是你自己抓出来的或者用刀挖出来的伤痕;第二全面的检查也没有发现虫子,你盒子里的东西经过仔细化验证实确实不是寄生虫;第三,我相信你很痒很难受,但很多原因可能引起这样的症状,不只有寄生虫。

本月初,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皮肤科医生钟华在坐诊时,遇到一名37岁左右的男子,该男子不停挠自己的皮肤,称自己身体长满了寄生虫,但检查结果显示正常。最后,医生建议该男子去精神科就诊。

图片 1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陈先生对自己有精神疾病的说法非常反感,他说自己患的是一种新型病,医生们都不懂。说完之后,他就叫上姐姐走了。

她好像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知音,“医生啊,我身上真的有虫啊!自从有一次家里停水,我用桶里蓄的水洗了澡就被感染了,那桶水好久没有换过了,我都后悔死了。我现在都不敢带孙女睡觉,怕传染她啊!”

他全身发痒以为长了虫 检查正常是得了妄想症

应对

在目前的条件下,该如何对待寄生虫妄想症的患者?

从医生的角度,最好掌握一定的寄生虫知识,正确采取合适的检查方法,合理排除患者的疑惑,重视患者的心理状态,及时发现其中的精神因素,积极与患者和家属沟通,引导患者接受精神医学诊治。对于寄生虫妄想症应该竭力避免轻率诊断,毕竟社会对精神疾病患者还是存在一定的歧视。

从患者家属的角度,要理解患者的疾病状态,避免采取简单粗暴的态度,既不可否认精神疾患的客观事实,也不能歧视患者,视之为包袱,至少寄生虫妄想症的精神治疗效果较佳。

从科学的角度,寄生虫妄想症存在的生理和病理基础如何,还需要从皮肤性病学、寄生虫学和精神医学三个方面深入阐明。

虽然目前没有一种办法能同时解决寄生虫妄想症患者的所有问题,至少我们可以做到更多的倾听、理解和宽容。(编辑:odette)

冯教授说,治疗寄生虫妄想症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假装进行“捉虫治疗”,配以抗焦虑药物。比如,有很多虫子跟人体和平共处,比如疥虫、毛囊虫、螨虫,在显微镜下确实可以找到,把这些虫子的报告给病人看,然后通过治疗让它们消除,病人就会消除心理障碍。

一个月过去了,她始终没有来复诊,我却遇到了另外一个跟她极为相似的病人。我找出来她儿子的联系电话,他已经外出打工了,但是很高兴的告诉我他母亲吃药以后已经明显缓解了,过两天他妹妹会陪她来复诊。果然,没两天她就来了,皮肤上的伤痕大部分愈合了。

钟华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去年12月,一名58岁的女性患者来医院就诊。患者认为自己身上有虫,还用火柴盒装着一些皮屑,称这是她从身上捉的小虫。后来,钟华对患者的血液和皮屑做了镜检和超声检查,显示一切正常。此后,患者拿到检查报告后,并未用药,全身发痒的情况就消失了。

本病患者较多见中青年女性,起病可能存在诱因,表面的诱因通常是某些事件,比如偶尔不干净的饮食、起居,而实际上可能诱发的因素是皮肤对某种东西(如洗涤剂)敏感。患者可能会从身体中取出一些“虫子”,多数为生活中常见的各种纤维,甚至是人体的皮屑或黏液。当这些证据被否定,患者会想方设法提供其他证据,甚至不惜采取有创伤的办法。

林医生3年前也曾经碰到过一个特别偏执的中年离异女患者。她总觉得身上有虫子在爬,看遍了市内所有医院都不放心。在协和医院,她挂了十几个专家号,把能问的教授都问过了,但是谁的话都不信,就这样折腾了3个星期。

此时,我已经基本可以诊断了,但是要说服患者和家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必须让她去检查,而且是程序比较复杂,看起来比较高大上的检查。不为别的,只为让她觉得医生是认真负责的,她的病不光医生眼睛看过,还是经过最先进的仪器检查过的。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让她信服。于是,我让她验了血、做了皮屑的镜检和超声检查,这真心不是过度医疗,因为让这样的病人相信自己皮肤里没有寄生虫实在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检查的过程本身就是治疗。

对此,钟医生检查后发现,病人身上除了被挠出的血丝,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应激反应产生的皮疹等。各种其他检查结果也显示没有任何异样,排除寄生虫的可能。最后,钟华建议该男子到精神科检查。

身上有虫,怎么就查不出?

记者与陈先生聊天了解到,他54岁,以打零工为生,离异后带着女儿和90岁的老母亲生活在一起。

本文系钟华医生授权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寄生虫妄想症的核心是:用现有的方法检查不到寄生虫,而患者坚称自身被寄生虫感染。通常患者首先在皮肤科就诊,主诉被寄生虫感染,皮肤有虫爬感,可能瘙痒异常,通过抓挠,局部出现各种皮损,经检查(肉眼或仪器)不能发现寄生虫,对症治疗并不能缓解,患者反复就医。此时,多数皮肤科大夫会警惕患者的症状是否存在精神因素,并且建议他们寻求精神科诊治。

据武汉晚报报道 “我弟弟在河北被虫咬了,身上有大片红包,他总说皮肤里有虫爬出来。由于怕传染给家人,他在外面旅馆住了一个多月。看了多家医院也不管用,请帮帮我们吧!”近日,家住武昌石牌岭的陈女士拨打本报热线82333333。陈女士很焦急,记者赶紧预约专家,前天下午陪着陈家姐弟前往武汉协和医院皮肤科就医。

定睛一看,火柴盒里有一些针尖大小的皮屑。看到这里,我心里已经大致有谱了,因为这就是著名的“火柴盒征”(即患者常用火柴盒带来标本),寄生虫妄想症的患者常提供一些皮屑、棉绒、纸屑或其他标本以证实寄生虫的存在。但是,要诊断寄生虫妄想症必须排除真正的皮肤寄生虫病,况且患者通常固执地认为自己皮肤里确有虫子,不会轻易接受这样的诊断。

由菲利普•迪克的小说《黑暗扫描仪》(A Scanner Darkly)改编的同名电影中,有一个名为Jerry Fabin的角色就患有严重的寄生虫妄想症,他总在不停洗澡以赶走身上的“蚜虫”。

医生说皮肤里不会钻出虫子

待她解开衣服,全身伤痕累累,一道道结着血痂的抓痕赫然眼前,这更加印证了我起初的猜想。再仔细看,皮肤上有不少疤痕,疤痕又再次被抓开,层层叠叠,有的地方太深不能愈合形成了溃疡。

几天前看到@昡鐡重劍 转发并评论@新浪宁波 的一条微博,寄生虫妄想症,不禁让人想起美剧《豪斯医生》里闪过的一幕。

治病要治心病

六、皮肤里捉不完的虫子

求助无门,深陷困局

随着卫生水平的提高,寄生虫病在我国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很多医院数年也不会接诊一例寄生虫病,医生和检验人员普遍缺少寄生虫病的知识和意识,因此对查虫并不那么专业和热心。

能够对寄生虫病做出很好“诊断”的,目前主要是疾病控制部门(各级寄防科室或专业研究所)和医学院校寄生虫学教研室,而这两个地方恰恰不是专业接诊单位,虽然可以对寄生虫的有无做出专业判断,但是缺少接诊艺术或者精神疾病的相关知识,很难让患者“满意”。

由于无法“确诊”,患者普遍对医疗单位的水平和医德提出质疑,出离愤怒。极端的情况下,某些患者会接受阴谋论,把病因归咎为某些组织、政府或者外星人的控制,如果患者并发其他精神疾病,可能会出现异常行为,甚至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在心身疾病被普遍漠视的我国,如何给寄生虫妄想症者合适的帮助,目前还是一个困局。许多患者在漫长的求医过程中,肉体和精神受到双重折磨,不少人失去了工作能力,经济上颇为拮据,对家庭产生重大影响。由于不理解,可能出现夫妻反目,家离子散;也有人“感同身受”过度,夫妻、父母子女共同“患病”。

图片 2

电影《黑暗扫描仪》截图

互联网和社交软件也对寄生虫妄想症患者产生了不小影响,患者不但在网上检索相关的查虫信息,还形成了一些互助模式,成员之间交流诊病经验,如就诊医院、大夫的信息,虫种、症状及检查方法。某些患者可受其他成员描述的影响,自身发展出相同的“症状”,使病情加重。这种互动,与前几年的“阴滋病”颇为类似,而与群体性心因反应和癔病患者有所不同,寄生虫妄想症者的生理功能和行为能力基本正常。

5月21日,陈先生和6个朋友相约到北京打工,途经河北廊坊时决定先住一晚。当晚在街上吃过饭后,陈先生突然觉得浑身痒,回到旅馆脱下衣服一看,身上有几个红疹。次日起床,陈先生觉得身上的疹子痒得钻心。到附近的诊所一看,说是被蜱虫咬的,给他开了一瓶蜱虱消。擦了2天药后,他发现红疹越来越多,总感觉有虫子在皮肤里爬。24日,陈先生慌忙收拾好行李回了武汉。

我问这都是你自己抓的吗?她说:“是啊,这虫子不抓出来怎么行啊,浑身乱串啊,我有时候抓不到就用小刀掏,掏出来不少呢……”她继续喋喋不休的向我介绍着各种捉虫的秘籍。这时候,儿子也在旁边插话说:“我妈妈真的是太可怜了,平时我们都在外面打工,这次回家看到她病得这么严重,医生你一定要想办法帮我妈妈打虫啊!”

图片 3

推荐医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预约挂号

她还是将信将疑地看着我,不过语速开始放慢了,“那我为什么总感觉有虫子在皮肤里钻来钻去的呀?”我向她解释了这叫“蚁行感”,并告诉她这种症状可以用药治疗,大约二十天左右可以奏效。我始终没敢告诉她“寄生虫妄想症”这个诊断,根据我的经验此时她是一定不能接受的。还好她不识字,我留下他儿子简单说明了病情,并约好一个月后复诊。

豪斯医生从睡梦中惊醒,梦中的豪斯在自己家中与蚊子“战斗”并引起气体爆炸。惊魂未定的豪斯夜闯同事兼好友威尔森医生的家,被“诊断”得了“寄生虫妄想症”(蚊子既是体表寄生虫,也是寄生虫的媒介),而诱因就是有药瘾的豪斯与美女上司库迪亲吻时曾被蚊子咬过,感情上的困扰让豪斯频发与蚊子叮咬有关的妄想,痒到把自己抓伤。

为广谱抗吸虫和绦虫药物。适用于...[详细]

门诊时不时能遇到总觉得自己皮肤里有虫子的病人,皮肤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病人却痛苦万分。嗯,那种全身爬满虫子的感觉当真是想想都难受。有的病人为了捉虫子把皮肤抓得伤痕累累,甚至用刀割用火烧,有的病人还会当面捉给你看。可真的有虫吗?其实这是一种叫做“寄生虫妄想症”的精神心理疾患。重庆西南医院皮肤科钟华

如果我在本文的开头像辞典般写道,“寄生虫妄想症(Delusional Parasitosis),首先是一种精神疾病”,那定会惹怒不少疑似寄生虫妄想者,因为“明明是有症状,为什么就没有人愿意相信我?!我明明能感觉到虫子的存在!”可谓此类病友们的共识。

经过和陈先生交流之后,林能兴判定陈先生患的是寄生虫幻想症,而且还是他见过的最严重的患者。林医生说,寄生虫妄想症是一种罕见的精神疾患,患者都认为自己体内有虫子,往往会通过各种方法来找到身上有虫的“证据”,比如会把身上的灰尘、皮屑都认为是虫子。

一见记者的面,陈先生就说:“前两天,我洗头时还抓到过虫子。”生怕记者不信,他从包里掏出两个小塑料袋,里面装着他抓到的虫子:褐黑色、多脚、两三厘米长。他还用手拨开头顶已经有些稀疏的头发,指着头皮上一块指甲盖大小的溃疡说,虫子就是从这里钻出来的。记者看到他的身上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布满了疤痕和抓痕,有几处还发生了溃烂。

前天下午4点半,记者一行三人见到了协和医院皮肤科副教授林能兴。他仔细查看了陈先生身上的疤痕,认为他确实被虫子咬过,但绝对不是蜱虫,理由是蜱虫咬人后,即使身子被拿掉,也会在人的身体里留下倒钩,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

并发症状:急性腹膜炎

祁琦阑尾寄生虫病,是不是很严重阑尾寄生虫病的检查方式是怎么样的?阑尾寄生虫病手术后多久可以怀孕?向我提问

“那你现在能抠出虫子来看一看吗?”面对记者的提议,陈先生一口应承下来。为了防止传染,他走到十米开外的地方,给自己的胳膊抹了硫磺膏。两分钟后,他指着胳膊汗毛上的白色小颗粒说,这就是被蛇药熏出来的虫卵。记者仔细辨认后,认为这可能是皮屑。

症状体征 用药治疗 饮食保健 病理病因 检查鉴别 并发病症 预防护理

常见症状:右下腹压痛 腹痛

外出打工途中被虫子咬出“病”

陈女士为了帮他驱虫,专程托人从泰国带回了蛇药。陈先生每天除了吃2粒蛇药胶囊外,还把胶囊粉化水洗澡,把药粉调到硫磺膏里每天涂抹。他说这样的止痒效果很好,虫子最怕这个了,每两三个小时涂一次,身上就冒烟,虫子都会自动爬出来。他甚至还说有的虫子长着翅膀,从身体里飞出来。

阑尾寄生虫病无极膏寄生虫妄想

协和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冯爱平教授说,一年可能会接到十几例寄生虫幻想症。这种病常见于两类人:一是情感孤独、性格偏执,爱钻牛角尖的中老年人,如丧偶、离异和儿女不在身边的人,女性更为多见;二是吸毒的年轻人,特别是吸食了软毒品的人,且这种类型的患者越来越多。

推荐用药:吡喹酮片

推荐医生:张树荣 林柳卿 蔡建群

林医生仔细查看后,认为陈先生身上的大部分疤痕都是自己用手抓出来的皮炎,是普通的炎症,用无极膏之类的软膏,几天就会好。至于泰国蛇药,林能兴说这是治疗湿疹的,能止痒。

相关检查:纤维结肠镜检查

“那你怎么解释我抹了药后,皮肤上有白色的虫子,而记者身上就没有呢?”陈先生根本不相信医生的诊断。林能兴解释说,每个人皮肤状况不同,出现的反应自然也不同。至于太阳下皮肤上出现的白色颗粒物,那是出汗析出的盐。

图片 4

5年前,冯爱平接诊过一位35岁的王先生。当时,病人用棉球堵着鼻子耳朵,用铁夹子夹着喉咙,还用铁夹子夹着领口、袖口和裤腿,每过5分钟就要用随身携带的水漱口。他说如果不这样,爬出来的虫子又会再爬回身体里去。冯爱平尝试了各种方法都不管用,患者治了两个月就没再来了。

被咬后,陈先生怕传染给家人,一直不敢回家,已经在外面的小旅馆租住了1个多月。陈女士说他已经花了两万多元钱了,这事闹得全家人几近崩溃。

他拿着陈先生带来的虫体标本明确表示,“捉”到的虫子跟多脚虫是一类的,这种虫子最爱在脏和潮湿的环境里出现,不可能在身体里寄生。

担心传染给家人,陈先生在家附近的小旅馆开了一间房。“那天晚上我洗完澡,正在用毛巾擦身上时,突然眼前一晃,一只像蜢子虫大小,但翅膀大一些的虫子从胸前钻了出来。”这是他第一次发现皮肤里往外爬虫子。陈先生还说,蜱虫在他身体里产了卵,孵化的幼虫在皮肤里钻来钻去,随便一抠就有虫子出来。他还摊开手掌,给记者看他掌心的几处伤痕,说虫子就是从这里爬出来的。陈女士说,由于认为皮下有虫,他不断地抓挠身体捉虫,把自己抠得血淋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