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经济学,指尖大小决定触觉敏锐程度

个人随笔 作者:

“男性比女性更有创意”的说法经常被念叨起,科学家、设计大咖、创意产业领军人物似乎也是男性居多。男性真的比女性更有创造力吗?这到底是事实还是刻板印象?关于这事的研究方法和结果,可能比你想的要复杂。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当我们谈论创造力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创造力,定义是利用想象力和原创想法创造事物的能力。当我们谈论创造力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这也是心理测量学家们关心的话题。

创造力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怎么比较两个人的创造力水平呢?最初的创造力测验分别是迈因伯格(U. Mainberger)1977年发表的发散思维测验和朔佩(Karl-Josef Schoppe)在1975年开发的词汇创造力测验。这些测验最大的问题就是,只有受过良好学校教育的4—6年级或者15岁以上的德国学生可以受测,而且耗时耗力。

只能测德国小学生不能测中国小学生的题,不是好题。直到2004年,才终于有了第一套可以让全世界人民一起玩的创造力测试题——乌尔班(Klaus K. Urban)的绘画创造力测试(The Test for Creative Thinking-Drawing Production,缩写为TCT-DP)。这套题可以测试不同受教育水平的对象,也不受语言文化和年龄的影响。具体方法是让受测者在一个基础图形(比如一个正方形)上作画,然后对作画的14个不同的维度(比如对不同形状的利用、对维度和空间的利用)打分,最后的总分就是创造力的分数。

图片 4TCT-DP测试的例子。作画的两个小朋友一个是10岁的Eca,另一个是11岁的Juan,他们分别用了12分钟和14分钟在一个正方形画面上画图。两个人的画面内容非常不一样,因此在不同维度的分数也就不一样。但是最后总分差别不大,一个是47分,一个是48分。图片来源:文献[1]

壹点灵hangzhou心理咨询专家 元小佩

指尖大小决定触觉敏锐程度 手指越小,感觉越敏锐。性别差异有时并非仅仅取决于你的性别。与男性相比,女性的触觉通常会更加敏锐,然而一项新的研究表明,这其实是缘于后者的指尖往往会比前者小一些。在研究盲人与正常人的差异时,加拿大汉密尔顿市麦克马斯特大学的神经科学家Daniel Goldreich和他的同事首次对性别差异产生了好奇。研究人员发现,在区分细微质地时,盲人要比拥有正常视力的对照组强得多,然而在各自的人群中,女性又要强于男性。研究人员以为,这种差异可能缘于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大脑差异,但是他们一开始却想要看看能不能用一些更加简单的理由解释这一现象。因此研究人员邀请50名男性与50名女性完成一个简单的测试每个人触碰一块有小凹槽的表面,并尝试确定这些凹槽的方向。随着凹槽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确定它们的走向也变得越来越难。与预期的一样,同男性受试者相比,女性受试者在这项测试中表现得更为出色,然而当研究人员通过手指形状来考虑这一结果时,他们发现,性别差异消失了平均而言,具有相同大小指尖的男性和女性在测试中具有相同的水平。研究人员在12月16日出版的《神经科学杂志》上报告了这一研究成果。当然,手指形状并不能够解释所有的个体变异性,然而具有相同手指形状的人之间的差异可能是由他们皮肤的力学性质差异,以及每个人的大脑处理信息的差异所导致的。研究人员同时为这种形状效应给出了一个可能的解释。手指中的细胞被称为默克细胞,它们负责向大脑传递触觉信息。Goldreich与他的合作者测量了他们的受试者指尖的默克细胞数量,进而发现,无论手指形状如何,每个人拥有的默克细胞的数量大体上是一致的。研究人员推测这或许能够解释手指的这种形状效应默克细胞在小手上的分布更为密集,从而让这些手具有了区分更细微结构的能力。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的神经科学家Franois Tremblay认为,关于在这项特殊任务中所表现出来的指尖大小效应,这篇论文非常严谨并令人信服。但是他强调,其他类型的触觉感应可能并非遵循这一原则。例如,与用手指主动触摸物体相比,用一个质地粗糙的物体被动挤压皮肤就像受试者做的那样会涉及到不同的神经路径,从而产生不同的触觉机制。更多阅读《神经科学杂志》发表论文摘要

导 言

男性和女性,谁更有创造力?

有了这套工具,自然就有很多研究者利用这个测试比较过两性的创造力。

结合别的创造力测量工具以及关于创造力的研究,他们发现的整体趋势是,客观测量的结果是男性和女性的平均创造力水平没有显著差别\[2\]不过自我报告的创造力水平和个体的自尊水平成正相关\[3\],而男性自我报告的平均自尊水平比女性更高\[4\]。所以可能的情况是,不是男性更有创造力,而是他们觉得自己更有创造力

以上结果是不是意味着男性更有创造力的说法是错的?波兰研究者卡尔沃夫斯基(Maciej Karwowski)等人今年10月在《思维技巧与创造力》(Thinking Skills and Creativity)杂志上发表的两项研究\[5\],可以更细致地帮我们回答这个问题。

两个研究使用了两种不同的研究方法。一项研究使用的是著名的横断后续设计(cross-sequential design),就是对不同年龄组的个体进行追踪研究。这项研究对4—7岁的351个小朋友进行了为期两年的测试,两年内一共测试了4次。结果发现在不同年龄组内,创造力平均水平没有显著的性别差异(除了4岁组在第三次测试时出现了差异,但是第四次测试时这种差异又消失了)。随着年龄增长,性别差异也没有出现。

图片 5男生和女生组创造力测试平均分的比较,分别为总体、4岁组、5—6岁组和7岁组,红色为男生,蓝色为女生。在三个年龄组内的四次测试中,男生和女生的创造力平均分均没有显著差异,除了4岁组在第三次测试时出现了差异。图片由作者根据文献[5]数据制作

但是除了创造力的平均水平,这里也研究了变异性,也就是组内个体的差异,通常用测量值的方差来表示。结果发现,男性和女性的变异性一直存在显著的差异,男性的变异性更大,而且这种差异最早在4岁就出现了。

图片 6男生和女生组创造力测试得分方差的比较。在三个年龄组内的四次测试中,男生和女生的创造力得分方差差异显著,男生的方差更大,这种差异最早在4岁就出现了。图片由作者根据文献[5]数据制作

这就部分解释了在两性平均创造力水平一致的情况下,为什么很多人会有“男性比女性更有创造力”的印象——不是因为女性没有发挥出来,而是因为更有创造力的男性确实较多,他们在现实世界中取得的创造力成就(real-world creative accomplishment)更大。不过,男性群体中同样有更多创造力水平极差的个体,把整体水平降低了。也就是说,男性拥有更大的创造力变异性(方差)(greater male variability in creativity,缩写为GMVC)。

图片 7男性和女性创造力得分的分布,紫色为男性,绿色为女性。GMVC的意思是男性和女性的创造力平均水平相等(如图中的30分水平),但是男性的创造力水平分布的变异性更大,在图中表现为分数分布更宽,即除了创造力极高的个体,在男性中也有不少创造力极低的个体。作者制图

一、引言

你一定听过诸如此类的话,“相较于女孩,男孩子更容易学好数学和其他理工学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总是说「男生理科好,女生文科好」,在职场上也有类似的现象:程序员、工程师绝大多数是男生,从事科学研究的人也大都是男性。

维度不一样:男性和女性具有不同的创造力长项

卡尔沃夫斯的另一个研究使用的是横断设计(cross sectional design)。这项研究选取了波兰全国范围内6—46岁的3594名被试(其中有1932名女性),并对他们的创造力测试得分进行了统计分析。研究的总体结果和横断后续研究的结果一致:男性和女性的创造力平均水平没有显著差异,但是男性的总体变异性比女性更高。

绘画创造力测试的14项维度,分别测试了创造力的三个特质:适应性(Adaptiveness)、原创性(Originality),和新颖性(Unconventionality)。这是对测试结果进行统计分析时发现的特点,即这14道题目之间的关联程度不同,看似是测量了14个维度,实质上是对三个创造力的特质进行了测量。

有意思的是,在对创造力的三个特质的分数进行分析时,他们发现,女性在适应性水平上的平均分和变异性都比男性更高,而男性在新颖性这一维度上的变异性比女性更大;即两性平均创造力水平相近,但是在不同特质上却仍存在性别差异。

图片 8男女的平均创造力水平接近,但是在不同特质上仍然存在差异。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片库

当我们谈到创造力的时候,很容易混淆创造力和创造成就,也更容易被一些显眼的个例吸引注意力,从而得出男性比女性更有创造力的结论。事实上,研究发现,不是男性更有创造力,而是相比女性,男性的总体创造力水平分布更极端,更多天才,也更多庸人。而且就创造力的具体方面而言,男女各有所长也各有特色。研究也发现,创造力的平均水平不存在性别差异,后天的教育也没有改变这一点。(编辑:odette)

自1998年提出高等教育大众化后,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高等职业教育得到了飞速发展。“十一五”期间,我国高等职业教育在改革中不断发展,而且日益成熟和完善,现在已经占到我国整个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处于“急风怒涛”身心巨变过程中的高职大学生,又面临生活环境、人际关系、就业竞争等诸多问题,许多学生表现出不适应,甚至出现心理问题。高职学生作为大学生的特殊群体,有其自身的特点。由于高职生来源于大学本科线以下的专科线,进入高职就读并没有更多兴奋,而更多的是无奈的选择,未来的择业的不明确性,往往造成对其心理健康的影响。因此,了解高职大学生的应对压力方式、情绪智商及一般心理健康对于高职生的教育教学有借鉴意义,进而可以针对其存在问题及相应关系,提出可行性建议。

那难道女生真的在数学方面相较于男生处于弱势吗?2019年2月由作者Jane E. Hutchison,Ian M. Lyons和Daniel Ansari发表在 Child Development 上的一篇论文 More similar than different: Gender differences in children’s basic numerical skills are the exception not the rule 进行了相关的研究。

文章题图:123rf.com.cn正版图片库

国内外关于大学生压力应对、情绪智力研究、一般心理健康的研究起步早、研究成果相对较多。但往往研究过程不一致,所采用量表有差别,研究覆盖面不广,样本存在区域性差异,尤其是以高职大学生为对象的调查研究更为欠缺,特别是把情绪智力、压力应对方式与一般心理健康放一起研究的更少。而且已有的研究结果存在较大的差异,还有很多争议没有解决。本文在仔细分析国内外已有研究的基础上,采用问卷调查等方法,重点考察高职生的压力应对方式、情绪智力、一般心理健康特点;在此基础上,通过回归分析与相关分析建立起反映高职生压力应对方式、情绪智力与一般心理健康之间关系的理论模型。

研究结果表明男生和女生在基本的数字加工方面能力一致,同样具备习得复杂数学能力的潜质。

参考文献:

  1. Urban, K. K. (2004). Assessing creativity: The test for creative thinking-drawing production (TCT-DP) the concept, application, evaluation,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Psychology Science, 46(3), 387-397.
  2. Baer, J., & Kaufman, J. C. (2008). Gender differences in creativity. The Journal of Creative Behavior, 42(2), 75-105.
  3. Goldsmith, R. E., & Matherly, T. A. (1988). Creativity and self-esteem: A multiple operationalization validity study. The Journal of psychology, 122(1), 47-56.
  4. Kling, K. C., Hyde, J. S., Showers, C. J., & Buswell, B. N. (1999). Gender differences in self-esteem: a meta-analysi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25(4), 470.
  5. Karwowski, M., Jankowska, D. M., Gralewski, J., Gajda, A., Wiśniewska, E., & Lebuda, I. (2016). Greater male variability in creativity: A latent variables approach. Thinking Skills and Creativity, 22, 159-166.

二、研究方法

研究背景

1.对象

“女生学不好数学,男孩学不好语言”

随机选取杭州某职业技术学院大一、大二年级学生250人作为调研对象。本研究共发放问卷250份,回收问卷228份,剔除漏答、错答、答案带有规律性、与规律性题答案不一致等无效问卷,共选取有效问卷211份,有效率为84.4%。调研对象的基本构成情况见表成情况

“男主外,女主内,男性负责外出工作,女性负责家务和育儿”

见表1。

“护士应该是女性,CEO应该是男性……”

2.研究工具

这些观点,其实是当今社会环境中比较主流的性别刻板印象。性别刻板印象是指人们对于性别的一些概括化的固定看法。在性别刻板印象的作用下,人们把一部分女性/男性的特征进行概括,并推广到整个女性/男性的群体,而忽视个体差异,数学学科中的性别刻板印象更是深入人心。

本研究主要采用文献梳理法和问卷测验法,所使用的测量工具有情绪智力量表(EIS)、大学生压力应对方式问卷和一般健康问卷(GHQ一20)。EIS中文版(王才康,2002版)共33道题,分情绪知觉、自我情绪管理、他人情绪管理、情绪利用4个维度,采用五点计分法。EIS是美国心理学家Schutte根据Mayer和Salovey1990年的情绪智力模型编制的一份自陈问卷。EIS的信度和效度良好,a系数为0.83。在此量表上高分者通常更为积极,更能克制冲动,更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感受,更好地恢复,较少的情感障碍和抑郁,更富有同情心,更能自我监控。采用国内(第二版本)常用的大学生压力应对方式问卷,该量表共有30个项目,分解决问题、退避、幻想、求助、合理化。采用五点计分法,该量表有较高效度、信度。一般健康问卷(GHQ一20)由李虹等根据Goldberg的一般健康问卷修订而成,该问卷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GHQ一20问卷包括自我肯定、忧郁、焦虑3个维度,采用0 1记分法。GHQ一20问卷3个维度的内部一致性a系数分别为0.62,0.61,0.69。

然而,已经有一些研究结果表明其实是在某些数学任务上女性占据优势,而在另一些数学任务上则男性占优势,或者可以说是男性和女性在数学上表现出了同等的天赋。

3.施测过程及数据处理

为了检验数学中的性别差异是否真的存在,本研究搜集了不同年龄阶段的大样本儿童的数据,采用传统统计和贝叶斯统计方法,系统地分析基本数字任务上的性别差异。

施测的主试由研究者和心理辅导站的老师组成,统一指导语,测试时间大约为25分钟,采用个别测试和团体测试相结合。对于已经完成的调查问卷先进行审查剔除无效问卷,然后进行统一编码输入数据,采用SPSS17.0软件进行数据的统计分析,统计方法采用描述统计、方差分析、相关分析、回归分析等。

实验设计

三、结果

本次研究选择的被试者来自于一个大型数据库,有效被试为年龄在1-6年级之间的1391名儿童,其中男生669名,女生722名。

1.高职生压力应对方式5个维度的差异分析

实验一共设计了15种任务,其中有12个任务用于测量基本数学能力,包括数数、点比较、点估计、数字比较、个位数的数字排序、两位数的数字排序、视听觉匹配、目标匹配、加减和乘除、0-100数轴估计、0-1000数轴估计;另外有3个任务用于测量一般认知能力,包括阅读能力、刺激-反应加工和智力。

从表2可看出高职生压力应对特点。在问题解决策略,男生得分显著高于女生,呈显著差异,t:24.288,P<0< span="">.01。求助策略,年级、性别差异显著(t= 6.045,P<0< span="">.01;t=一17.565,P<0< span="">.01);大一较大二、女生较男生,多采用求助策略应对压力。退避策略,户籍差异显著(t=一2.047,P<0< span="">.05),农村较城镇户学生更多采用退避策略。幻想维度性别、年级差异显著,女性较男性、大一较大二更倾向于幻想(t= 一4.111,P<0< span="">.01;t=3.999,P<0< span="">.01);合理化策略性别差异显著(t=一8.225,P<0< span="">.01),女生较男生更多采用合理化策略应对压力。

实验结果

2.高职生情绪智力4个维度的差异分析

本次研究首先采用方差分析检验了性别差异,再运用t检验比较了每个年级的性别差异,最后使用贝叶斯统计进行进一步的分析。

从表3中可看出高职生在情绪智力特点。情绪知觉上性别、年级差异显著(t=-2.313,P<0< span="">.05;t= 2.218,P<0< span="">.05),女性高于男性、大一高于大二;户籍差异不显著。自我情绪管理方面,性别、年级差异显著,女生高于男生、大一高于大二,(t=-2.217,P<0< span="">.05;t=3.633,P<0< span="">.01),户籍差异不显著。他人情绪管理性别和年级差异均显著(t=一2.127,P<0< span="">.05;t=2.557,P<0< span="">.05),女性高于男性;大一高于大二学生,户籍差异不显著。情绪利用上,性别和年级差异均显著(t=-2.484,P<0< span="">.05;t=3.499,P<0< span="">.01),女生高于男生;大一高于大二学生,户籍差异也不显著。

表1 方差分析结果

3.高职生一般心理健康测验3个维度的差异分析

如表1所示,以性别和年级作为自变量,被试者在各个任务上的表现作为因变量,运用方差分析发现性别的主效应是显著的。具体表现为在男生在两位数的数字排序、0-100的数轴估计、0-1000的数轴估计和加减运算的表现优于女生,但在数字排序和加减上的效应量低,且随着年级上升差异不再显著,而在其余两个数轴任务上的效应量大而持续时间长;另外,在每个任务上年级的主效应也显著,年长的儿童在各个任务上的表现都优于年幼儿童,即随着年龄的提升,任务完成度显著提升。

从表4可看出,高职生的一般心理健康。自我肯定维度各项得分较高,性别、年级、户籍都没有达到显著差异。忧郁维度,年级差异显著(t=2.481,P<0< span="">.05),大一高于大二,性别、户籍均没有显著差异。焦虑维度年级、性别、户籍差异不显著。心理健康总分,性别差异显著(t=3.111;P<0< span="">.01),男生高于女生,户籍和年级差异均不显著。

表2 性别和年龄交互作用的t检验

4.压力应对各维度与心理健康各维度分数和总分数之间的相关性

表2展现了性别和年龄交互作用的t检验结果,可以看到性别和年龄交互作用显著,即数数方面女生优于男生只在1年级的儿童中体现,在0-100数轴任务上男生的表现优于女生仅在1-2年级的儿童中体现,生在0-1000数轴任务上男生的表现优于女生仅在2-5年级的儿童中体现。

逐步回归分析的结果显示,情绪知觉、自我情绪管理、情绪利用与自我肯定呈显著相关,其中情绪知觉、自我情绪管理与自我肯定呈正相关,(t=0.270,(t=0.222)。情绪利用与焦虑呈显著负相关(t=-0.151),自我情绪管理与心理健康总分呈显著相关。

贝叶斯统计运用简介:贝叶斯统计有两种假设,B.10 是备择假设,即假设性别差异存在;B.01是零假设,即假设性别差异不存在。BF的值则可以分成三类,BF<3为不支持该假设;BF>3为该假设成立;BF>10则该假设成立的证据很充足。

6.心理健康总分及其维度分数的多元回归分析

贝叶斯的结果如图1所示。首先可以看到,加减、两位数的数字排序和物体匹配任务的的BF值<于3,说明不支持零假设和备择假设,即无法判断这3种任务上是否存在明显的性别差异。其次,在0-100、0-1000数轴估计和数数上的B.10>3,说明支持备择假设,即3种测验上性别差异是显著的,并且仅在0-1000数轴估计上的B.10>10,说明该测验的性别差异十分明显。最后,在数字比较、点比较、个位数数字排序、点估计、乘除、视听匹配、刺激-反应加工、阅读和智力测验上的B.01值均>3,说明支持零假设,即这9种测验上的性别差异是不显著的,并且,在数字比较、个位数数字排序、点估计、乘除、视听匹配、刺激-反应加工和智力测验上的B.01值均>10,说明这些测验上性别差异不显著的证据很充分。

分别以心理健康总分及其维度分数为因变量,以压力应对方式五个维度和情绪智力的四个维度为自变量,利用逐步回归分析的方法,进行了多元回归分析,结果如下:

图1 贝叶斯结果

多元回归分析的结果显示,在压力应对方式的五个维度和情绪智力的四个维度中,解决问题、求助和自我情绪管理可显著的预测心理健康总分,这三个维度中,解决问题和求助在预测心理健康总分时贡献量最大且比较接近,分别为R=0.029和R:0.030,自我情绪管理的贡献量最小,R=0.021。

结论

四、分析讨论

本次研究发现男女生在基本数学能力上大体无差异,仅仅在数数、0-100和0-1000数轴估计任务上发现了性别差异。

1.压力应对

在数数任务上女生的表现优于男生,而数轴估计任务上男生的表现优于女生,但性别差异随着年级上升而逐渐消失,最后在统计上呈现不显著。这表明男生和女生在基本的数字加工方面能力一致,同样具备习得复杂数学能力的潜质。

在压力应对的问题解决方面,男生高于女生呈显著差异,女生较男生、大一较大二采用求助策略,这和肖计划等1995年的研究较多相一致。在退避策略的运用上,农村学生高于城镇学生。在幻想维度方面,女生比男生、大一比大二,更倾向于幻想;这可能是因为女生相对爱浪漫、大一相对比较富于幻想。在合理化策略上,女生高于男生呈显著差异,这

因此,父母需要打破性别刻板印象,同样鼓励女孩去探索复杂的数学世界。

可能与女生善于幻想,觉得凡事都是理所当然,存在主义至上,归结于一个合理的理由。总体上高职学生的压力应对以问题解决、求助等积极应对为主,而较少采用幻想、退避等消极应对。这说明高职学生是理性、知性的,对生活还是充满乐观的、积极向上的精神。

2.情绪智力

在情绪智力的分维度方面:情绪知觉、自我情绪管理、他人情绪管理、情绪利用上均存在女生高于男生,大一高于大二的显著差异。可能与女性的生理成熟相对男性较早,而女性的生理特点倾向于细腻敏感,她们也从小学会了如何用好情商来处理面对的问题。大一在情绪四维度上得分均高于大二,这可能与高职教育过程中存在的特殊性有关,大一学生刚人大学园对一切存在好奇、都想好好在学校表现一把;而大二学生却显示出一副“老油条”架式,

这是本次研究中的新发现,这提醒我们高职教育过程中要加强对大二学生的教育引导。

3.一般心理健康

一般心理健康问卷反映出高职生心理健康状态良好。高职生在自我肯定维度得分较高,忧郁、焦虑分值较低,说明高职生总体上以积极向上、乐观阳光的进取精神为主。心理健康总分上,性别差异显著,男生得分高于女生,说明男生比女生更乐观开朗、积极阳光。忧郁维度方面,年级差异显著,大一较大二学生得分高,这可能反映出了大一学生对大学生活从向往到失落的一个过程。焦虑维度无论年级、姓别、户籍都无显著差异。说明大学校园还是较纯净

的,学生们并没有真正面临很多实实在在的压力。

4.压力应对、情绪智力与一般心理健康的相关

分析讨论在压力应对的五个维度和心理健康总分以及各维度分数之间,其中解决问题策略、合理化策略、求助策略和自我肯定之间的相关性极其显著。解决问题和自我肯定间呈现显著正相关,说明自我肯定能预测心理健康水平总分,一般自我肯定得分高的人,其自信较强。合理化、求助与自我肯定间呈现非常显著的负相关。对于经常采用合理化策略或求助策略的人,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缓解压力,这类人或许其潜意识中对自己的能力抱有怀疑态度,因而其自我肯定的水平较低。幻想与自我肯定之间呈显著负相关,说明经常幻想的人,其自我肯定的水平也会降低。但是它的相关程度并不如以上三者那么显著,说明通过这种方式达到的自我肯定,极有可能仅是一种安慰剂效应,并不能彻底使自己感到自我满足。大一和女生较多采用求助策略。求助与忧郁之间的相关性非常显著,这说明经常采用求助策略的人,可能更经常对自己的能力表示怀疑,因而更易产生忧郁情绪。解决问题与忧郁之间呈显著负相关,说明经常采用问题解决策略的人,其自我效能感也较强,其思维、能力也在不断解决问题和经验积累中逐渐得到提高,因而其自我肯定、自我效能感不断增强,其忧郁水平也会降低。幻想与忧郁之间的相关性也达到了显著水平,说明常采用幻想策略应对压力的人,自我肯定水平低,容易导致忧郁。退避、幻想和合理化方面,三种都属于消极的压力应对策略,它们与焦虑分数之间都达到了极其显著的相关水平。采用消极的压力应对方式,不能直面问题、解决问题,因而其自我效能感较低,往往自我肯定得分低,他们内心焦虑,希望自己能解决问题,但又觉得束手无策,因此更加焦虑。求助虽然也是一种积极的缓解压力的方法,但是由于要依赖于他人来解决问题,采用这种策略解决问题的人可能对于结果会抱有一种不确定态度,因而更会给自己带来焦虑,所以求助与焦虑之间也达到了显著水平。纵观以上压

力应对的五种策略,虽然都有一个或者一个以上的策略与心理健康的分维度之间达到了极其显著的相关水平,但是相关分析的结果却发现,只有解决问题策略与心理健康的总分之间达到了显著相关水平。这说明,心理健康是多维度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经常采用解决问题策略应对压力的人,其整体的心理健康水平是较高的。

五、结论

研究结果表明:(1)高职生压力应对问卷:在问题解决方面,性别存在显著差异,男生高于女生;在求助策略方面,年级、性别差异显著,女生高于男生,大一高于大二;退避策略户籍差异显著;在幻想维度方面,性别、年级差异显著;在合理化应付方式方面,性别差异显著。总体上高职生以问题解决、求助等积极应对为主。(2)情绪智力问卷:高职生在情绪知

觉、自我情绪管理、他人情绪管理、情绪利用四维度上,性别、年级均呈显著差异:女生高于男生,大一高于大二。(3)一般心理健康:反映出高职生心理健康状态良好,积极向上,以自我肯定我主。心理健康总分性别差异显著,男生得分高于女生;忧郁维度,年级差异显著,大一高于大二。(4)多元回归分析的结果显示:在压力应对方式的5个维度和情绪智力的4个维度中,解决问题、求助和自我情绪管理可显著的预测心理健康总分,解决问题和自我情绪管理可显著的预测心理健康总分的自我肯定维度分数,说明经常采用解决问题方式应对压力,以及能够较好的控制自我情绪的人,其自我肯定水平也较高。求助可显著的预测忧郁分数,退避和情绪利用可显著的预测焦虑分数。

参考文献:

[1]韦有华.人格心理辅导[M].上海:教育出版社,2000:334

[2]肖计划,向孟泽,朱昌明.587名青少年学生应对行为研究:年龄、性别与应对方式[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5,(o3).

[3]韦有华,汤盛钦.大学生应付活动的测验研究[J].心理学,1997,(O1).

[4]张林,车文博,黎兵.大学生心理压力应对方式特点的研究[J].心理学,2005(01).

[5]姜乾金.心理应激:应对的分类与心身健康[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3,(04).

[6]袁贵勇.大学生情绪智力、应对方式对心理健康的影响[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8(08).

☆我是元小佩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我在杭州

☆我擅长以下领域

婚姻情感、亲子沟通、学生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