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门女将,科学家首次观察到黑猩猩捕食陆龟

个人随笔 作者:

mg电子4355线路 1狩猎采集社会示意图。图片来源:study.com

据外媒报道,一项新研究表明,猿类捕食方式不仅多种多样,其中有的方式还令人颇为震惊。比如说,黑猩猩在进食亚成体(指尚未成年的动物,如婴幼状态、幼年及未成年状态)猎物时会先吃它们的脑袋!而黑猩猩在进食成年猎物时却很少呈现出这样的进食模式。生物学家表示研究这些捕食行为有助于理解早期人类的进化。

据自然科研旗下《科学报告》日前发表的一篇动物行为研究论文,科学家报告了迄今已知的首次发现黑猩猩捕食折背龟的情况。

近日读史钧的《疯狂人类进化史》,收获满满,就像打开了少林藏经阁,很多以前不明白的问题,瞬间恍然大悟。

还记得历史课本上关于早期人类男性外出捕猎,女性采集野果的故事吗?人类学的许多研究都显示,人类狩猎者主要是男性。关于人类的近亲——黑猩猩的研究也表明,黑猩猩中徒手捕食脊椎动物的主力军也是雄性。而最近,爱荷华州立大学的吉尔·普鲁兹(Jill Pruetz)教授等研究者在《皇家学会开放科学》(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上发表的一篇研究报道,他们在塞内加尔观察到了许多“猩门女将”:当地的黑猩猩种群中,雌性黑猩猩会比雄性更多地使用工具进行“捕猎”\[1\]

图注:坦桑尼亚贡贝国家公园内,一只雄性黑猩猩正在进食一只红疣猴。

黑猩猩属灵长目人科动物,人类的祖先与黑猩猩的祖先在大约500万至600万年前分家,走上各自独立的演化道路。过去人们已知黑猩猩会捕食各种动物,但是在此之前一直没有直接观察到它们能捕食陆龟。

其中的一个,就是人为什么要努力!

黑猩猩也吃肉?

是的。除了取食多种多样的植物果实,黑猩猩也是吃肉的。在长期的黑猩猩研究中,几乎每一个观察地点都报道过当地的黑猩猩捕食和分享肉。虽然肉食在黑猩猩食物中所占的比例并不大,但营养丰富,很有价值。

仅普鲁兹和同事所观察的黑猩猩种群,就有着十分丰盛的肉食食谱,包括婴猴(Galago senegalensismg电子4355线路,)、缟獴(Mungos mungo)、非洲绿猴(Chlorocebus aethiops)、薮羚(Tragelaphus scriptus)、阿拉伯狒狒(Papio hamadryas papio)和赤猴(Erythrocebus patas)。珍·古道尔博士也曾在回忆录中提到过,在贡贝近距离研究黑猩猩的时候,她和丈夫不得不专门修筑了封闭的处所安放他们年幼的孩子,以防被黑猩猩捕到甚至吃掉\[2\]

mg电子4355线路 2树洞中的婴猴。图片来源:Stephen Dalton/ naturepl.com

要吃肉,就要自己捕。与人类相似,黑猩猩在捕肉的行为上也有性别差异:雄性捕猎更多。也有研究表明,“人族”(hominini)中人类与黑猩猩的共同祖先同样主要为雄性捕猎。因为黑猩猩与人类遗传物质的相似程度很高,而且塞内加尔方果力(Fongoli)地区的环境为林地-稀树草原,与早期人族生活的环境相似,所以普鲁兹的研究对了解人类捕猎行为的演化有诸多启示。

坦桑尼亚贡贝国家公园内的林地中栖息着一群黑猩猩。早在1960年,国际知名动物行为学家珍妮·古道尔就在这里开始研究黑猩猩了,那时她才27岁,后来,他们的团队又发现了红疣猴。

MG线上娱乐游戏,德国马克斯普朗克演化人类学研究所及奥斯纳布吕克大学研究人员,此次描述了在加蓬卢安果国家公园的Rekambo野生黑猩猩群落中,所观察到的黑猩猩捕食陆龟的行为。2016年7月至2018年5月之间,研究团队在10只不同的黑猩猩身上观察到了38起捕食事件,其中34次捕食成功。

按照达尔文的说法,那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史钧在《疯狂人类进化史》这本书中,进行了更为细致和生动的阐述。

“抄家伙”捕食

黑猩猩会在捕食过程中使用工具本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他们会用树枝伸进白蚁的洞穴钓白蚁、把树叶卷起来舀水喝等等。但在方果力,黑猩猩们有着更令人惊讶的技能:他们会使用一根前端有尖角的树枝(如图a,b,c),伸入婴猴所在的空树干中,然后捉住受惊逃出的婴猴(如图d)——在这个过程中,黑猩猩没有直接用手捕捉猎物,而是将特定形状的树枝作为了工具,或者说“武器”,来惊扰和袭击猎物。

mg电子4355线路 3一只黑猩猩利用树枝作为“武器”捕捉婴猴。图片来源:参考资料[1]

黑猩猩寻找它们的猎物,一场厮杀马上就要开始了。隐藏的摄像头记录下了这一幕:在树上受到惊吓而逃窜的猴子不小心掉了下来,黑猩猩趁机捉住了它们。

研究人员在其研究的大部分或所有成年雄性黑猩猩身上频繁观察到了捕食陆龟的行为。其具体表现为:先发现猎物,接着用一只手将龟壳砸向坚硬的表面,如树干;最后,爬到树上享受猎物。在38起捕食事件的23起中,成功的黑猩猩与其它群落成员分享了猎物,包括之前尝试打开龟壳未果的黑猩猩。

众所周知,人是直立行走的。相信很多人都听过,直立行走可以带来很多好处,譬如,能够解放前肢,腾出双手来做事情。事实上,人类进化出直立行走的技能后,好几百万年的时间,腾出来的双手,都没有特别的作用,还跟爬行时候一样,不过是抓抓昆虫,攀攀树枝。所以,这种好处是虚的。与此相反,直立行走给人的身体带来的挑战,却是实实在在的,比如,脚掌功能退化,腰椎颈椎突出,心脏负荷加重,膝关节磨损等等。然而,人还是接受了挑战,坚定选择了直立行走的进化道路,这是为什么呢?

令人意外的“猩门女将”

2005-2014年间,研究者在方果力的稀树草原环境中观察了一群由约32只黑猩猩组成的黑猩猩群。在所观察到的99例徒手捕食中,有71例(70%)是由雄性黑猩猩完成的。然而,它们在使用工具捕食上的表现十分让人意外: 308例中只有130例(42%)来自雄性。

mg电子4355线路 42008年,吉尔观察到的一只黑猩猩。据她回忆,这只被称作“露西欧”的黑猩猩试图用扯下的树枝去戳刺树中的婴猴,但最后没有成功。图片来源:video.nationalgeographic.com

相比之下,那里的雌性黑猩猩用起工具来捕食可就生猛得多了。在有工具捕食的时间里,“黑猩猩捕猎团”中雄性个体的平均比例虽然高达61%,但他们只完成了39%的工具捕食——这里的显著差异意味着,抄起家伙搞肉吃的活,大半都由雌性黑猩猩干。与以往雄性主导捕猎的发现不同,“猩门女将”更多地参与到利用工具的捕食中。事实上,在该黑猩猩群中成功捕猎的“猎手榜”上,有约四成是这些女将。两名地位较高的成年雌性黑猩猩更是方果力前十的好手。

伊恩·吉尔比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一名人类学家,他同时还是研究黑猩猩新课题的带头人。吉尔比隐蔽拍摄了贡贝地区凯瑟克拉种群的一些黑猩猩的生活状态,他希望借此对黑猩猩的食肉习性与特点展开更深的研究。

已知黑猩猩会使用各种工具,比如利用矛状工具捣弄洞内的猎物。在本研究中观察到的行为,为了解黑猩猩所用的敲击技能带来了新见解,黑猩猩通过将食物砸向坚硬表面或使用锤子来打开一些食物,如坚果、硬壳水果和蜗牛等。

答案是节省能量!直立行走可以比爬行节省大量的能量!

资源博弈:演化生物学的启示

为什么类似的现象没有在别的地点被发现?一个可能的解释是由于资源利益的平衡。也许是因为该地有着干燥开阔的稀树草原环境,可怜的婴猴便成了当地黑猩猩最常见的狩猎对象。婴猴的体型很小,对雄性黑猩猩来说,捕食婴猴所付出的体力代价和得到的食物资源很可能处在一种得不偿失的状况之中。考虑到生理差异,雌性黑猩猩在算这笔账的时候也许有不同的权衡。因此,雄性黑猩猩更倾向于捕食别的更“划算”的猎物——那些猎物的获得或许不像捉婴猴一样需要工具。而雌性黑猩猩则更愿意借助工具捕食婴猴。所以,在利用工具捕食这一环节,雄性并不像在传统狩猎中一样活跃。

另一个更根本的解释是,在破碎化的稀树草原环境中,没有能力直接捕捉大型脊椎动物的个体处于劣势,而利用工具捕食可以为它们提供耗能友好又营养充分的食物资源。方果力的黑猩猩利用工具捕食的现象支持了这样的假说:早期的人族利用工具来克服环境压力,而且很可能最早的人族就已经有专门的用于捕猎的工具技术了。

这些“女将”的行为也提示,在人类的近亲黑猩猩中,利用工具捕猎并不像之前所报道的那样由成年雄性主导。很多动物都有比较明显的性二型性——由于选择压力导致两性在外形特征上有很大不同(比如象海豹的雄性就比雌性体型大很多)。直接捕猎要求有更大的体型和更强的力量,但使用工具捕猎则会减少直接捕猎带来的压力,从而使性二型性在人类在演化过程中不那么重要。

换言之,方果力的雌性黑猩猩通过使用工具捕猎“弥补”了力量的缺陷。在这个与生存繁衍息息相关的行为——取食——中出现的工具使用,与人类力量减少但很多方面智力增强的演化方向是一致的。猩门女将的传奇在旁,而生理力量变弱的人类则学会了更多地依靠工具与智慧的力量。(编辑:Calo)

回顾视频后,吉尔比注意到黑猩猩在进食亚成体(指尚未成年的动物,如婴幼状态、幼年及未成年状态)猎物时会先吃它们的脑袋!吉尔比又发现黑猩猩在进食成年猎物时很少呈现出这样的进食模式。

研究人员认为,这项研究也进一步印证了黑猩猩强大灵活的认知能力和潜在的未来规划能力。

科学家曾经做过实验,人和黑猩猩同时在跑步机上运动,两者体重相等,运动路径一样,结果却相当惊人——同样的跑步里程,黑猩猩需要消耗四根香蕉的能量,而人只需要一根香蕉。换言之,直立行走比爬行可以节省75%的能量!

参考资料:

  1. Pruetz, J. D., Bertolani, P., Ontl, K. B., Lindshield, S., Shelley, M., & Wessling, E. G. (2015). New evidence on the tool-assisted hunting exhibited by chimpanzees (Pan troglodytes verus) in a savannah habitat at Fongoli, Sénégal. 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 2(4), 140507.
  2. 古多尔, et al. 黑猩猩在召唤. 科学出版社, 1980.

这种现象引起了吉尔比的好奇,这可能与人类的演化有着潜在的联系。为什么猿类会喜欢先吃猎物身体的某个特定的部位呢?

这个差距,就决定了两个物种的不同命运,人类的生存能力,远远强于黑猩猩!

文章题图:Jill Pruetz et al. 2015

 

 

把大脑当食物

但是,也意味着,人类会比黑猩猩更辛苦!根据人类学家的“东方理论”,人类祖先刚开始跟黑猩猩一样,都生活在非洲大陆的丛林中,后来,地壳运动撕开了这片丛林,大裂谷将非洲大陆一分为二。西部的丛林依然茂密,依然食物充沛,黑猩猩和一部分史前人种继续生活在丛林中,基本停止了进化。而东部的气候日益干燥,森林逐渐消失,变成了稀树草原,黑猩猩不适应这种环境变化,从此在东部消失了。生活在这里的人类祖先为了生存,只能下地行走,并逐步利用直立行走的节能优势,开发出了新的生存技能——穷追死缠!

吉尔比认为这种行为与营养获取有关。

最早的史前人类并不会使用工具,为了生存,又不得不猎杀动物。狮子老虎有利齿,豹子黑熊有速度,大雕鹰隼有利爪,蜥蜴蜈蚣有毒液……这些有利的捕猎技能,人类一个都没有。但是,人却比这些动物更能捕获猎物,又是靠什么呢?

“在我们眼里,肉就是肉,我们倾向一概而论,但我们也知道不同部位的肉的营养成分组合也是有区别的。整具猎物的身体自然有营养,但脑袋的营养尤其大。”吉尔比说道。吉尔比的研究发表在近期出版的《国际灵长动物学期刊》上。

靠智商?那跟工具一样,是后来才有的。早先的人类,只靠一招——穷追死缠!

大脑不仅富含脂肪,还是长链脂肪酸的一个来源,这脂肪酸能够促进神经发育。

因为直立行走可以大大节省能量,所以同样的奔跑,相比动物,人类消耗的能量更少,因此,耐力也更好。事实上,在史前很长一段时间内,人类可以说是世界上耐力最好的动物之一。非洲大草原平坦开阔的地形,非常有利于史前人类发挥体能优势。食草动物可能短距离跑得比人类快,可是只要被人类盯住,不停地追赶,就很难逃脱,最后要么跑得口吐白沫,倒地身亡,要么体力不济,被人逮住,变成食物。

图注:一只黑猩猩在捕猎过程中捉到了一只年幼的红疣猴。

当然,这种穷追死缠的方法,是一种很笨的方法,有时候可能要追上几个小时,甚至两三天,才能捕获猎物。相比之下,猎豹、狮子就省时多了,他们捕食的战斗,一般不会超过三十分钟,而且这三十分钟里,有二十多分钟是在潜伏或匍匐前进,真正的追捕,一般不超过两分钟。因为猎豹和狮子快速奔跑的时间极限,也就两分钟。两分钟的冲刺后仍然失手,就只能放弃。事实上,猎豹和狮子捕猎失败的概率是非常高的,据统计,豹和狮的单体捕猎成功率,一般不超20%,换言之,至少要五次出击,才能捕获一只猎物。而史前人类在大草原上的捕猎成功率,远远超过狮豹,只要出击,几乎很少失手。这就是“穷追死缠”的好处,也是努力的成效——它看似很笨,其实效率极高,非常有利于生存!

黑猩猩很容易就能咬碎年幼猴子的脑袋,但想咬碎成年猴子的脑袋就不那么容易了。如果黑猩猩在捕猎成年猴子时也采取咬脑袋的策略,那么猎物可能不会一击毙命,它们很可能侥幸脱逃,这样黑猩猩捕猎的成功率就下降了。

事实上,大自然中捕猎最厉害的动物,从来不以速度致胜,而是以耐力见长。热带草原上的鬣狗,体型不及狮豹的三分之一,但捕猎却极其厉害,羚羊等猎物一旦被其盯上,下场肯定比面对狮豹要惨!寒温带地区最致命的野生杀手,一定是狼!狼也是以耐力见长,可以嗅着猎物的踪迹,一路追杀成百上千里!

因此,当黑猩猩捕杀成年猴子时,它们就会采用更有效率的进食顺序,先吃富含营养的器官,比如肝脏。贡贝地区的黑猩猩在捕猎成年猴子时会对准它们的躯干下手可能就是出于上述原因。

那些看似最笨的方法,往往最有效,这就是所谓“一招鲜吃遍天”。然而,要把这一招练到炉火纯青,巅峰造极,往往需要持之以恒的努力!

“这可能是关于黑猩猩如何进食猎物的最早的量化研究之一,”德克萨斯州立大学专攻灵长类生物学的生物人类学家吉尔·普鲁茨说道。

史前人类凭借“穷追死缠”这一招笨方法,在与其他物种的竞争中,获得极大优势。为了保持优势,将这一招练到巅峰造极,身体机能也发生了极大变化!

为了营养还是单纯的传统?

最典型的,莫过于全身的绝大多数毛发逐渐退化,皮肤上的汗腺变得更发达。这样有利于散热,更适应长途奔跑,从而捕获更多猎物。而长期长途奔跑,能量消耗也大,便需要补充更多的能量,但一个地方的猎物毕竟数量有限,只会越捕越少,时间久了,就不得不迁徙。这样,便陷入了一个“生存悖论”——人类本来是为了更好的生存,才变得更努力的,但努力了以后,却发现根本没办法停下来享受,现实的变化会带来新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会逼迫一个人变得更努力!

普鲁茨在塞内加尔的Fongoli研究基地研究着热带草原黑猩猩的捕猎行为,她在该研究基地也见到过类似的进食行为,那里的黑猩猩捕猎年幼的丛猴后就先吃脑袋。

其实,这个悖论,如果从个体和物种角度来看,倒并不矛盾,这在《人类简史》里面解释得很清楚。物种的成功,从来都不意味着个体的幸福,有时候反而是个体的灾难。人类从采集社会步入农业社会,数量急剧增加,对于人种来说,是一次巨大飞跃。然而,对绝大多数个体来说,从此丧失了自由迁徙和轻松采集,变成日耕而作、日落而息的农人,绝对更辛苦也更无趣。当今世界的猪,数量超过千万头,是偶蹄目中最大的分支,作为物种不可谓不成功,然而99%的猪都被关在狭小闭塞的笼子里,不到半年就被宰杀,于个体而言,这些猪一辈子都是毫无乐趣的。如果可以选择,我相信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不愿意来到这个世界走一遭。

学界对此也有争论和疑问,黑猩猩虽是杂食动物,但肉类又不算是黑猩猩的主要食物,那么它们为什么还要捕猎呢?

然而——作为个体很多时候都是没有选择权利的!或者说,如果不努力,就很难拥有选择的权利。所以,《夏洛的网》里的那头小猪,才会不断挣扎,不断努力,最终依靠朋友夏洛的帮助,获得了重生的机会,能够一直活下去!

普鲁茨支持一种假设,这一假设认为黑猩猩是在寻求营养,但她同时表示该假设无法对所有研究基地的差异行为做出解释。

人作为万物之灵,亦是如此!

再举个例子,有些黑猩猩会吃蛋类,但有些黑猩猩却不吃。在Fongoli研究基地,黑猩猩在捕食狒狒后会把猎物的脑袋和内脏丢掉,这些部分明明富含营养,所以它们的行为很是令人费解。

物种的进化就像一艘大船,会绑架船上的每一个零部件,也影响船上的每一个零部件。既然,人类的进化史,就是一部不断努力的历史,那么,作为个人,有什么理由拒绝努力呢?

普鲁茨猜想这是种群内部的文化传统和内部成员所学到的传统在起作用。

退一步说,倘若个人不甘于沦为物种进化的祭品,那么,也必须努力。因为只有这样,在进化的祭坛上,被歃血献祭的,才有可能不是你!

除了捕食行为之外,研究人员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2017年1月30日,一处隐蔽摄像头记录下一段罕见的视频画面,视频显示了一只黑猩猩被谋杀后的事情。这个场景比较骇人,一只黑猩猩被谋杀,它的身体惨遭毒打,还流着血,甚至被肢解,而这一惨状的制造者竟然是一群黑猩猩,这只被害的黑猩猩生前竟还是这一种群的头领!这段视频记录下了关于黑猩猩社会政治的致命结局。自2005年以来,研究人员一直在观察着塞内加尔的一群黑猩猩,他们辨别出了一个被人叫做Foudouko的黑猩猩,这只黑猩猩是该种群最初的头领。两年后Foudouko从权利的高台下跌落,它是被一群更年轻的雄性黑猩猩推翻的。2013年6月左右,Foudouko试图返回族群,在此之前,它在群体外围附近生活了好几年。最后,Foudouko还是被以前的追随者杀害了。一只黑猩猩被自己的族群杀掉,这种现象非常罕见。这个例子虽然和捕食关系并不明显,但今后或许也能为早期人类的进化提供一些信息。

肉类推动进化?

不管上述诸多行为的原因究竟为何,研究黑猩猩的肉类饮食也是有意义的,黑猩猩可能和人类有着共同的祖先,因此这些研究可能会有助于我们理解人类的进化。

吉尔比表示黑猩猩这一物种导致早期人类开始进食更多的肉类食物,他还表示自己的研究表明吃肉的动机可能是为了获取脂肪。

“我们要把黑猩猩作为一个重要研究对象,这是我们理解早期人类最好的方式之一。把黑猩猩捕食行为研究的越清晰越好,这样我们就可以更好地假设早期人类的行为。”普鲁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