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故事,美国研究发现黑猩猩能通过屁股认出同伴

个人随笔 作者:

让我们做这样一个假设:你在某地每月平均生活开销为500元,你的月工资是1200元。我们假定你是个勤俭节约的人,热爱自己的工作,并且感到工作并不辛苦。基于这样的情况下,请问你是否满意自己的工资水平?

图片 1

美国研究发现黑猩猩能通过屁股认出同伴

(文/David J. Tenenbaum)一项南非的野外试验显示,加入新群体的黑长尾猴会入乡随俗地改变对食物的爱好。这项研究为动物中的“社会学习”现象提供了更多的证据——换言之,动物里也有原始的“文化”。

我们姑且认为你对这样的生活感觉很满意。那好,让我们再引入一个变量:几天后,你的身旁多了一个新同事。这个同事和你年龄相仿,性别一致,身材相若,长相——也许还不如你。你们每天完成同样的工作,工作同样的时间,这名新工友的各方面能力几乎与你不相上下。

佐治亚州立大学和埃默里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表示,人类对不公平的反应是为了支持长期合作而发展起来的。

由美国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一组动物学家进行的研究表明,黑猩猩脑中有“全身图像”,它们可以通过屁股认出同伴,并且能够把屁股和脸联系起来。国家地理网站近日报道了该项研究成果。

实验开始时,研究人员选择了4个猴群,并喂给猴子蓝色和粉红色的玉米,其中两群里,蓝色是味道正常的,粉色则被研究者含蓄地描述为“相当不可口”;另外两群反之。每一群的猴子都迅速学会了选择更好吃的那一种。

此时老板突然推门进来,宣布这名新员工的月薪为1500元,请问你是否仍满意自己的工资水平?

公平是一种无法衡量的社会理想,因此为了理解人类公平的演变,佐治亚州心理学和哲学系,神经科学研究所和语言研究中心的Sarah Brosnan博士在过去十年中一直在研究行为反应在其他灵长类动物中平等与不平等的奖励分裂。

研究人员给每只黑猩猩看某一个同伴的屁股,同时也能看见它的生殖器,然后给它看拥有这个屁股的黑猩猩的脸和另一只黑猩猩的脸。无论是雄的还是雌的黑猩猩,都能通过屁股来指认脸,但仅局限于它们认识的同伴。

4个月后,研究者又带着染色的玉米粒回来,观察新生的小猴子会选择吃什么。这次两种颜色的玉米味道都一样,但不出意料地,小猴子都跟着妈妈学会了她对玉米粒的颜色选择。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也许因人而异,然而更多人可能会在第二个问题的答案上达成一致:我又不比那个小年轻缺胳膊少腿,我还比他早来公司呢,凭什么他比我挣得多?

在他们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论文中,她和同事,埃克斯国家灵长类研究中心的Frans de Waal博士和埃默里大学的心理学系,审查了他们自己研究的关于灵长类动物不公平反应的文献,以及研究来自其他研究人员虽然公平是人类的核心,但不知道这是如何产生的。布鲁斯南和德瓦尔假设它进化了,因此它的元素可以在其他物种中看到。

研究小组的领头人弗兰斯:德:维尔(Frans de Waal)说:“很多动物都能看同伴的身体,听它们的声音,看它们的爪子,但把它们看作单独的因素,不会把它们整合在一起。这项研究表示有些动物有着身体的综合图像,至少它们能分辨个体,它们能把脸和臀部的图像结合在一起”。

不过,接下来才是真正好玩的。雄性小猴长大后会离开本群、迁居到新的群体,其中有 10只是从偏好粉色的群迁移到了偏好蓝色的群。这 10只公猴当中,有 7只几乎是立刻就选择了依从“当地”的风俗,另外两只也很快就跟上,仅有 1只始终坚持自己原来的选择。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为什么仅仅由于别人比自己得到的多,我们就会对自己曾经满意的现实不满?造成这一切的是我们内心中的公平感。这一感觉使得我们在感到自己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时,会感到不满甚至拒绝现有的薪酬——实际上,这种感觉并非人类独有,许多灵长类动物都会有相似的行为。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心理学系的萨拉·布鲁斯南(Sarah Brosnan)对“公平感”的进化起源进行了长达十余年的研究。近日,他们将这一成果撰写成综述,发表在《科学》杂志上。

这种公平感是人类社会中许多事物的基础,从工资歧视到国际政治,布鲁斯南说。我们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人类对我们所拥有的东西不满意,即使它足够好,如果其他人有更多东西。我们假设这是重要的,因为进化是相对的。如果你正在与一个人合作获得更多的收益,他们会比你做得更好,费用也是如此。因此,我们开始探索对不公平的反应是否在其他合作物种中很常见。

解释黑猩猩能把屁股和脸配对的能力还有一种可能,或许黑猩猩具有一定特征的屁股的话,肯定会具有某一特征的脸,比如屁股比较红,脸也会比较红。但是,黑猩猩只能给它们认识的黑猩猩的屁股和脸配对,说明它们不是靠推理,而是靠熟识来为两者配对的。

图片 2这一组黑长尾猴喜欢被染成粉色的食物。图片来源:Erica van de Waal

在这篇综述中,萨拉和埃默里大学的心理学家弗兰斯·德瓦尔(Frans de Waal)提出了一种假说:合作和亲社会性是公平感产生的先决条件。“我们的研究证明了公平感具有其生物起源。尽管各个文化中对公正的定义不同,但文化本身并非诱发公平感产生的唯一原因。与此同时,我们也经由实验对触发公平感的原因进行了探索。”萨拉向果壳网介绍道。

布鲁斯南说,布鲁斯南和德瓦尔于2003年开始研究猴子的公平性,成为该领域第一个为任何非人类物种报告此问题的人。这篇题为猴子拒绝不平等报酬的论文发表在自然杂志上。

以前生物学家就知道,臀部的图像对灵长类动物的社会生活非常重要。一些旧大陆猴的臀部具备鲜艳色彩,在繁殖期尤其显著。它们的臀部相当于坐骨部位有很结实的结缔组织性皮肤,其处无毛,几乎无感觉神经分布,即使长时间坐于树上睡眠、休息,臀胼胝部位也不感疼痛。这是长期悬挂或蹲坐于树枝上以支持身体在树上生活的适应结果。灵长类往往会靠胼胝体变色来表示自己的发情状态,山魈平常臀胼胝及其周围的皮肤为淡紫色,外周为紫红色,发情期雌性臀胼胝红肿,称为性皮肤肿。

“这项研究是针对幼猴设计的,所以中间空了4个月,留出时间让幼猴长大、足以进食固体食物。”该论文的第一作者、苏格兰的圣安德鲁大学的博士后艾瑞卡·范·德·瓦尔(Erica van de Waal)说。“我们追踪这些迁徙入新群体的雄性猴子,这些猴子一开始学会吃的是粉色玉米,可是等它们加入一个全部都吃蓝色玉米的新群体后,它会决定‘不,我也得改吃蓝色的’。”

图片 3僧帽猴。图片来源:Frans de Waal

在这项研究中,当伴侣获得同样任务的优异奖励时,棕色卷尾猴变得焦躁不安并拒绝执行任务。从那以后,布鲁斯南测试了九种不同灵长类动物(包括人类)对不平等的反应。她发现,当物种经常与那些与它们无关的人合作时,物种才会对不公平做出反应。

其他类的动物也往往靠“屁股”辨识同类,比如一只公鸡要在茫茫鸡场里寻找它的相好,它只需要寻找屁股有一撮红点那只。当然,反过来可知,这只公鸡永远都无法得知自己那个相好究竟长了个什么模样。

(实验说明:研究人员对两种情况都做了测试,一半的猴子最开始被分到的是难吃的粉红色玉米粒,另一半则是蓝色的玉米粒难以下咽。)

从2003年起,研究人员开始使用灵长类动物,如僧帽猴(Cebus paella),作为模板进行研究。为了探究公平感的起源,他们使用一个叫“不公嫌恶”(Inequality aversion, IA)的指标来描述动物对于不公待遇的负面反应。根据遭遇不公时所处地位的不同,IA可以被分为两种:自身处于劣势地位时的IA,以及自身处于优势地位时的IA。

然而,回应不到合作伙伴并不是公平的唯一方面。为了真正的公平感,如果你得到更多,这也很重要。布鲁斯南和德瓦尔假设个人应该愿意放弃一项福利,以达到平等的结果,并稳定有价值的长期合作关系。到目前为止,这只发现在人类及其最亲近的亲戚身上。

很多动物都对脸部有很好的记忆力,比如英国剑桥大学巴布拉汉研究所发现,羊不但能辨认同伴的脸,还对人脸有很强的识别能力。研究者让一只羊在电视屏幕上辨认人脸,如果正确它就会得到奖励,结果在50次测试中小羊都准确地辨认出了人脸。

听妈妈的准没错

入乡随俗显然在演化上很有好处,范·德·瓦尔表示。尤其在觅食的时候,对当地的了解显得“尤为重要”。

雌性动物一直留在一定的区域里,所以它们很熟悉当地环境的生存知识。但迁徙的雄性就不同了。范德瓦尔说,“雄性可能发现一种不认识的新树种,或者可食用果实中有毒成分会改变。要想在新环境里存活,它们需要最好的当地知识。”

尤其成问题的是,公猴一生中要迁徙好多次,这让它们很难成为当地食谱的专家。“如果一只占主导地位的雄性能在一个群里连呆十年,那它们的知识大概比得上雌性吧。但这些公猴可是经常换地方的。”范·德·瓦尔说。

​​这一组黑长尾猴喜欢粉色的玉米,虽然两种颜色的玉米味道其实一样。视频里很多猴子表现出“吃一口就跑”的行为,这些是年轻的黑长尾猴,它们害怕居于主导地位的猴子。视频来源:Erica van de Waal

其实两种玉米的味道是一样的,但就算新来的猴子两种都尝过,它还是会认为,“如果本地猴子喜欢这一种,那这种肯定比较好”,范·德·瓦尔说。

“我们知道,黑长尾猴都是些机会主义者,很能适应不同环境,所以它们的足迹遍布非洲。我们本以为当它们发现两种食物尝起来一样时,对食物的选择就会变成 50: 50,”范德瓦尔说,“事实上根本不是这样。它们会很快学会新风俗,哪怕这风俗和它们以前的习惯相矛盾。”

图片 4在人类中,饮食也是社交的一种形式。亚洲的很多地方,榴莲就是一种文化象征,可以说是其他地方人们适应亚洲文化的仪式。看看人们尝到榴莲奶昔以后的反应吧。图片来源:(榴莲)Shutterstock;(尝榴莲奶昔)Renée S. Suen​

在面对不公正的待遇时,有许多哺乳动物出现第一种IA反应。在它们意识到自己因不公待遇而处于劣势时,它们会反抗甚至拒绝接受属于自己的部分。这一现象在对僧帽猴的研究中尤为明显,研究人员使用黄瓜和葡萄两种食物喂食两个相邻笼子的僧帽猴——在它们的定义系统中,葡萄是优于黄瓜的食物。在这种情况下,被喂食黄瓜的猴子很快意识到了自己遭受了不公,并最终做出了夸张的拒绝行为:表现出焦躁、愤怒、甚至将黄瓜扔回给喂食者。

布鲁斯南说:为了从关系中获得长期利益,放弃让你受益的结果,不仅需要考虑未来的能力,还需要自我控制能够拒绝奖励。这两者都需要大量的认知控制。因此,我们假设许多物种对获得少于伴侣的反应是负面的,这是公平进化的第一步,但只有少数物种能够实现这一目标。第二步,这将导致真正的公平感。

之前没有发现哪种动物能够把屁股的图像和脸的图像结合起来,形成一个综合的图像,黑猩猩是现在发现的第一种具有这种能力的动物。而大多数动物往往只能通过声音、气味来记住同伴,尤其是那些视力不够好的动物,比如犀牛。

例外:一只特立独行的猴子

但是,还有一只猴子始终没有改变自己年轻时养成的饮食习惯。“这有点特殊,”范·德·瓦尔解释。“它进入的那个新群体刚刚失去首领。它是只身强力壮的成年雄性,发育完全,于是直接就成了群体的新首领,似乎就不在乎其他成员吃什么了。”

图片 5这只成年雄性猴子正带着群里的幼年个体吃粉色玉米。图片来源:Erica van de Waal

这意味着,事情可能不仅仅是“学会本地知识以便活下去”那么简单。范·德·瓦尔说,“也许这表明,改变食物偏好包含了社交活动的意味。”

但无论如何,你没法糊弄真正的专家。“母猴们并没去跟着尝试它吃的颜色。处于优势地位的雌性行为都很保守,一只雄性无力影响整个群体。”

​话说回来,“样本量只有这一个,”范·德·瓦尔表示。“也许它只是太笨了,没注意到其他成员在干什么。”

(Ent 对本文亦有贡献。)

 

  • 本文编译自: Monkeys ape the behavior of their group
  • 原创人员: 编辑/ Terry Devitt; 项目助理/ Emily Eggleston; 设计、制图/ S.V. Medaris;  专题作家/ David J. Tenenbaum; 内容开发/ Amy Toburen

图片 6

   本文由 Whyfiles.org 授权果壳网(guokr.com)编译发表,未经书面许可严禁转载。
   THE WHY FILES © 2013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BOARD OF REGENTS

 

相关的果壳网小组

  • 吃货研究所
  • 我们都在动物园
  • 怎样学习生物化学

僧帽猴明显的“不公嫌恶”表现。视频来源:Sarah Brosnan

更多阅读国家地理网站报道原文

在僧帽猴的社会系统中,公平是合作的前提条件。它们严格遵循“多劳多得”的法则,对于分配的公正性极为敏感。在种群中,僧帽猴愿意与那些乐于助“猴”的同类分享自己的财富。与此同时,如果发现自己的合作同伴独占了好处,僧帽猴会立刻停止合作。

“我们还发现,在僧帽猴群体中,即使在完全不可能出现不公分配的情况下,猴子也会拒绝和曾经有过不分享行为的‘黑名单’成员进行合作。这意味着它们能够根据同伴的行为进行判断。”萨拉说,“这些结果也解释了为什么人们有时在明知自己会得利的前提下依然不愿与某些个体进行合作——也许在过去,与这一个体的合作中曾经经历过不公正的待遇。”

处于劣势地位的IA是非常容易被理解的。在许多动物中都存在这种现象,包括人类、猩猩甚至犬类都会因自身利益因不公待遇受损时表示愤怒和抗拒。萨拉甚至表示:“我假设狮子、海豚、鲸和大象等存在合作关系的群体中,也同样会出现IA。”

然而相比之下,处于优势地位时的IA则并不多见。除人类之外,仅仅在猿类种群中观察到这一类IA。在这一种IA中,因不公而得利的个体愿意将自己的利益分配给受害者,从而确保更为长期的合作关系不被损害。萨拉认为,“也许处于优势地位的IA需要更为发达的脑部结构以及更积极的合作关系。”

“为了集体的利益献出自己的‘不义之财’不仅仅需要个体着眼于长期合作的眼光,更需要严格的自我约束。”萨拉指出,这样的不公嫌恶才是公平观念的体现。

 “为自己因不公遭受的损害而抗议是公平感产生的第一步,而能跨越这道鸿沟,进化至第二步的个体实在是凤毛麟角。”萨拉对果壳网说,“可以认为具备了第二种IA,公平感才算是真正产生。”

萨拉总结说:“公平感的产生使得人们能够更好地选择自己的同伴。个体能够通过同伴在面对不公时的表现来判断其是否是个合格的伙伴。与此同时,公平感的建立需要人们观察同伴的行为及其后果,进而更为良好地进行自我控制,最终使得自己的处境更好。”(编辑:Calo)

参考文献:

  1. Sarah F. Brosnan and Frans B. M. de Waal (2014) Evolution of responses to (un)fairness. Science

文章题图: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