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牢保护未成年人的法治堤坝,六一特稿

个人随笔 作者:

六一儿童节又来到了,但在这个属于孩子们的欢乐节日里,我们不能忽略新闻报道中那些遭遇了各种不幸的儿童:被性侵的女童,到被强迫乞讨甚至盗窃的男童,因大人疏于照管而死于车祸、溺水、坠亡的婴幼儿……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表示,对犯罪性质、情节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的性侵儿童案件,坚决依法判处死刑,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少年儿童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关系着亿万家庭的幸福安宁。

加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已经是一个刻不容缓的问题。而以“零容忍”的严苛要求来制定对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美国法律,在这一方面能给我们一些有益的启示。

在我国,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对性侵儿童的犯罪分子亮出利剑,充分体现了人民法院对此类犯罪依法严厉打击的态度,也彰显了我国司法坚决保护未成年人安全的立场和决心。

近年来,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处于多发态势,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为使少年儿童远离伤害,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依法严惩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为少年儿童健康成长撑起坚实的保护之伞。

零容忍,并非小题大做

所谓零容忍,指的是法律对于侵害未成年人的行为毫不客气,许多我们认为是小事、家务事的行为,统统都上升到刑法的高度处理。

比如,如果在小男孩裸露的臀部开玩笑的拍打几下,或者隔着衣物摸一下小男孩的私处,这种事情在国内通常会被视为无伤大雅的玩笑,但在美国则很可能惹上官司,被控以猥亵儿童、性暴力等罪名,弄不好就是坐牢数月乃至数年。

而另一些我们认为是违法,但用治安处罚进行拘留、批评教育制裁的行为,在美国则被看作是很严重的犯罪。比如,不少女性,特别是在少女时期,可能见到过在公共场所故意暴露身体的“遛鸟侠”。在我国,这种行为通常只会被处以10天-15天的拘留及罚款。

但在美国一切都不一样。2010年,一个名叫杰弗里•戴维斯(Jeffrey Brian Davis)的45岁大叔,在阿肯色州小石城一辆公交车上,故意在一位14岁少女面前亮出了自己的私处。结果被控“向未成年人裸露身体”,于2012年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而且并未缓刑,实实在在的去坐牢了。

图片 1
杰弗里·戴维斯(Jeffrey Brian Davis)的照片。

如果是更露骨的行为,比如用手、身体其他部分或物体,出于性欲的目的(排除正当的医疗、照顾行为),直接接触到了未成年人的私处,无论同性异性,美国法律往往都会直接将其定性为性侵害(Sex assault),而不是猥亵儿童,并且刑罚通常都在10年以上。

对于外人如此,那对于家里人,比如说孩子的父母呢?

就在不久前的5月19日晚上,一位叫做雅龙•麦克吉(Jaron McGee)的父亲,带着女儿在位于俄亥俄州的莱克县 (Lake county)州立公园度假。然后,他决定让9岁的女儿学习开车,反正这个时候周围基本没什么人。可惜小姑娘有点慌神,车子撞上了树。麦克吉赶忙上前把女儿抱了出来,还好,她没有受伤。然而,警方迅速赶来将他拘捕,他面临将未成年人置于危险之中的指控,哪怕他并无恶意。

图片 2
雅龙•麦克吉(Jaron McGee)的照片。

相反,如果将孩子一个人丢在家里不管不顾,监护人同样也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电影《刮痧》中曾有一个桥段,男主角告诉其父亲,把小孩一个人丢在家里就已经是违法行为了,而这可不是为了烘托剧情而瞎编出来的。

2010年,大家都很熟悉的网球美女选手安娜•库尔尼科娃的母亲阿拉·库尔尼科娃(Alla V. Kournikova)被佛州警方拘捕。原因就是:她把5岁的小儿子,也就是安娜的弟弟,一个人留在棕榈滩(Palm Beach)的家里,自己跑出去银行办事了。然后,安娜的弟弟好奇,从二楼窗口爬下来,摔了,被路人发现报警。警方赶到后把他送医院,检查一下确定没有大碍,转头就把库娃阿姨给抓了,理由是涉嫌“忽视照管儿童”(child neglect)。

图片 3
阿拉.库尔尼科娃(Alla V.Kournikova)的入案照。

实际上,美国很多州也规定,如果将儿童独自留在汽车中,自己下车走去办事的,也可能构成此罪名,弄不好就得坐牢。

甚至于在一些州,父母给儿童品尝酒精饮料,如被警方发现都会以“虐待儿童罪”(Child Abuse)起诉,让父母尝尝铁窗之苦。(谋杀小组曾讨论过的案例:年经妈妈在餐厅给宝宝喝啤酒被捕。)

那么,这些做法,是不是太神经过敏了?小题大做,甚至会好心办坏事,反而损害了未成年人的利益呢?
从国内外的诸多案例来看,这样做是很有必要的。未成年人缺乏自我保护能力,一旦法律对看似轻微的、无害的行为放任不管,就可能让加害者的胆子一步步膨胀起来,变得理直气壮甚至理所当然,最终给未成年人带来不可挽回的伤害。这里面还隐含着一个不证自明的道理:即便是孩子的父母亲、监护人,也没有权利去伤害孩子,无论是故意为之还是放任不管。

因此,零容忍的政策,看似残酷,实际却非常有理:儿童,需要全方位的保护。

未成年人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对未成年人安全和权益的保护就是对国家和民族未来的保护。从国际上看,对未成年人的保护程度是衡量一个社会法治文明程度的试金石。对未成年人的伤害,不仅仅是对具体的家庭的伤害,更是对人性的践踏,对文明的蔑视。最高法强力打击性侵儿童犯罪,释放出保护未成年人的强烈信号,以充满力量的法治之手,树立鲜明的惩恶扬善的价值导向。

架起司法高压线

侵害儿童犯罪的“高压线”,碰到就电你一辈子!

而侵害儿童的犯罪,在美国法律中量刑通常都相当的重。更厉害的是,倘若某人因为虐待、性侵儿童坐过牢,下半辈子都将为此付出代价。

  • 首先,当这些被裁定犯有性侵类罪名的人出狱后,得去住处所在地的警局报到登记,以后如果更换地址、改名换姓之类,还得及时报告警方。这是因为美国很多州都在FBI指导下建立了性侵人员数据库,向公众开放,公众可以轻易的知道自家周边有没有住着这类曾经犯过性侵罪名的人,叫什么、长什么样子。一旦有了这些信息,至少有孩子的家长就会对他们敬而远之,避免小孩遭到不幸。(参见:连环杀手为何成为相亲节目冠军?)
  • 其次,对于获得假释的性侵儿童罪犯,多个州的警方还要求他们佩戴GPS脚环,并且不允许进入学校、游乐场等场所。
  • 最后,因为虐待、性侵儿童罪犯信息的记录与公开,这些人在找工作时,很显然也不太可能获得学校、幼儿园、婴儿看护之类的工作机会。

当然,这对于那些已经真心悔过的归正人员来说,确实是太残酷了一点。但从整个社会的利益考量,不失为一种有效的预防手段。

未成年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自我保护能力弱,尤其需要全社会的呵护。司法机关有着捍卫社会公平正义的职责,更应担负起保护未成年人的责任,让不能伤害孩子成为我们这个社会不能践踏的文明底线、法律红线。凡是以未成年人为侵害对象的暴力犯罪行为,必须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人民法院对未成年人权益历来坚持优先保护、特殊保护和重点保护的原则,对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采取零容忍的态度。2018年11月、2019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先后发布两批典型案例,其中包括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强奸女学生10余名的小学教师陈玉章被判处并执行死刑案,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拦路抢劫未成年学生并结伙强奸未成年女生10余名的潘永贵被判处并执行死刑案,山东省临沂市强奸多名幼女并强迫幼女卖淫的何龙被判处并执行死刑案。人民法院坚持以高压的态势震慑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以严厉的惩处给心怀不轨者敲响警钟。

无处不在的眼睛

光有严格的法律还不够,因为侵害儿童案件往往都发生在家中、学校等隐蔽场所,罪犯有时还是孩子身边的熟人,年幼的孩子不报案,警方就很难发现犯罪,又如何制裁违法者呢?因此,有效地预防、尽早地发现犯罪以及案件发生后及时侦破,也是非常重要的。

对侵害未成年人犯罪采取零容忍态度,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行为出重拳,一直是司法机关的努力方向。最高人民法院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出台了《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等规范性文件,指导各级法院审判及相关工作,给予未成年人群体最有力、最全面的保护。在审判工作中,各地法院与有关部门、社会各界密切协调配合,共同做好案件审判前后的未成年人后续延伸保护工作。凡涉及未成年人权益的案件,在司法审判工作中,司法机关始终坚持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则。这些司法实践,用实际行动为孩子筑牢安全的护栏,用法治来捍卫我们这个社会保护孩子的共同意志。

“对那些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便利条件性侵、残害儿童的,对那些将校园青少年学生和留守儿童作为犯罪目标的,坚决依法从重惩处。犯罪性质、情节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的,坚决判处死刑,绝不姑息。”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负责人指出。

有效地预防

以性防卫教育为例,儿童预防性侵害教育,包括性别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的培养。对于那些变态性侵者而言,那些对“性”一无所知、不会自我保护的孩子,简直就是最好的受害者。所以,国外在这方面的教育开始得非常的早,在幼儿园里,老师就会用玩具熊给小朋友解释,什么是“好的碰触”,什么是“坏的碰触”,一旦遇到坏的碰触该如何处理等等。

也应该看到,预防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任务依然严峻。现实中,以未成年人为性侵对象的犯罪案件时有发生,有的利用网络诱骗未成年人并进行性侵害,有的利用自己的教师等特殊身份和便利条件性侵未成年人。这些现象已成为社会痛点。

织密制度之网

尽早发现犯罪

整个社会都被动员起来,组成一张严密的网络,对于可能存在的虐待、侵害儿童案件,随时随地予以监督。无论是幼儿园老师、社工、医师,还是普通的邻居,一旦发现了可疑的情况(如小孩被父母责打哭闹,居住环境很不健康、身上有奇怪的伤痕等),都可以打电话报警,或是通过专门的网站告诉社工,警方接报之后,依法必须登门调查确认。

比如,2011年,一位家住米沙沃卡市(Mishawaka, IN)的年轻妈妈,带着不满1岁的儿子去看医生,因为他的鼻子被太阳晒得蜕皮了。但接诊医生发现了更严重的问题:幼儿的一根肋骨似乎发生过骨折。虽然骨折的肋骨已经愈合,医生还是立即报警了。经检查确认,这名幼儿3根肋骨和上臂曾经骨折,且都未得到有效治疗。随后,23岁的法拉赫•泰勒(Farrah Taylor)承认,自己因为两个月大的婴儿总是哭闹,心烦意乱之下就用力摇晃了他。2011年,泰勒被裁定犯有虐待儿童、疏于照管两项罪名,共判处6年徒刑。很难想象,如果这位医生没有发现或者没有报警,这名幼儿还会再遭受多少折磨。

保护孩子的安全,不仅是司法机关的事,更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学校及有关部门应加强对教职工职业道德和操守的监管,学校及家长应当重视对未成年人的性安全防范教育,减少和避免类似案件的发生。对于如何加强和改进网络信息管理,以及学校、家庭如何帮助未成年人提高识别网络不良信息、增强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从而更好地防范网络未成年人性侵害已迫在眉睫。

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一系列司法解释及规范性文件,织密未成年人权益刑事司法保护的制度之网——

尽力侦破,人性执法

对于涉及儿童的犯罪,美国执法部门非常重视。大名鼎鼎的FBI也设有专门负责追踪失踪儿童、性侵害儿童案件的部门。在总部和各地分局,还都配有受过训练的女探员,专门负责在此类案件中有技巧的询问未成年人,以免调查过程给他们的心灵带来二次伤害。

只有形成家庭保护、学校保护、社会保护和司法保护相衔接的合力,才能有效预防、减少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发生。大家一起参与进来,才能为孩子营造一个更加安全的环境,让孩子远离伤害、健康成长。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牵头起草《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并与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共同发布。该意见明确了“奸淫幼女明知认定”“公共场所当众猥亵认定”“校园性侵案件中教育机构民事责任承担”等一系列重要问题的法律适用标准;对于承担教育、监护等特殊职责的人员强奸、猥亵未成年人,进入未成年人住所、学生集体宿舍实施强奸、猥亵,强奸、猥亵农村留守儿童等严重情形,明确要求从严惩处;对强奸未成年人的成年犯罪分子,一般不适用缓刑,为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织密制度保护的网络,架起不容触碰、逾越的高压线。

结语:

毫无疑问,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社会基础、文化传统,直接照搬他国法律肯定不是一个好的主意。但是,美国法律中,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已经积累了许多先进的经验,确实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参与起草发布《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对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行为的报告、处置、临时安置以及签发人身保护裁定、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的条件程序等问题进行明确,激活了长期虚置的法律条款,有力回应了发生在家庭内部的虐待、性侵等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的违法犯罪。

参考文献:

  1. Jeffrey Brian Davis pleads guilty to sexual indecent exposure with child
  2. Father, 23, Arrested For Letting Daughter, 9, Drive Car (Which She Slammed Straight Into A Tree)
  3. Anna Kournikova's mother charged with child neglect
  4. Anna Kournikova’s mom charged with felony child neglect
  5. Mother sentenced in South Bend for injuring her child

 

良法是善治的基础。最高人民法院积极参与立法修改论证,对涉及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虐待、强制猥亵妇女儿童,嫖宿幼女,强迫卖淫等犯罪,研究撰写专题报告,报送典型案例,为相关立法出台建言献策。

探索联动机制

预防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仅靠法院一家单打独斗远远不够。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积极开展与检察、公安、教育、民政、团委、妇联等相关职能部门共同参与的联动机制试点项目,统筹社会资源,形成工作合力,为构建家庭、学校、社会和司法相互衔接的未成年人联动保护机制积累有益经验。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确定山东省青岛市开展惩治预防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联动机制试点项目。五年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细化工作职责、注重与其他职能部门的联动、加强制度创新,强制报告、未成年人隐私权保障、严格负有特殊职责人员责任、优化儿童成长环境等制度性滞后障碍得以初步破解。在强制报告方面,青岛市两级法院确立“四个一”制度,即法院联合相关机关、部门,确定“一所学校、一所医院、一个社区、一个村镇”作为联系点,深入开展预防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宣传,定期进行情况摸排。如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召开本级联席会议后,对教育局等联动单位进行了强制报告制度和被害人心理、隐私保护方面相关知识的培训,在随后一起案件中,体现出具体效果。市北区某小学59岁男教师猥亵9岁女童,家长反映到学校后,学校一方面积极支持家长报案,一方面迅速上报区教育局,同时由校领导根据教育局的指示,劝说该教师投案自首,并安排车辆、陪同人员及时跟上,在最短时间确保犯罪嫌疑人到案。整个案件从发案、侦查、起诉到审判,几乎无缝对接,确保了证据扎实,事实清楚,案件得以快立、快审、快结。被告人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后,法院将判决结果及时向区教育局进行通报,该犯信息亦录入区教育局、区公安分局的数据信息库。

2015年3月,一起在网吧猥亵男童的案件引起了时任四川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梁丹的关注。

眉山地处中国西部,全市留守儿童近5万人。2015年1月,眉山中院被最高人民法院确定为全国预防惩治侵犯留守儿童权益犯罪的试点单位,牵头起草并与市委综治办等十部门发布了《关于建立预防惩治侵害留守儿童犯罪联动机制的实施意见》,建立实行强制报告、临时监护、前科预警及查询、司法建议与年度报告、被害人救助五项制度,并建立运用留守儿童基础数据库、合适成年工作人员数据库、侵害留守儿童犯罪案件数据库三大数据库予以联接支撑。“试点工作开展后,我们考虑的不仅是审判和惩治,还要思考如何防患于未然,堵住存在的保护漏洞,避免类似的案件再次发生。”梁丹说。

经过四年多探索,眉山中院以保护留守儿童为重点,将预防惩治性侵害犯罪、拐卖儿童及涉家庭暴力犯罪等统一纳入试点工作,主动向前向后延伸审判职能,协调多部门联动发力,推动社会管理完善,有效提升了对未成年人特别是留守儿童的司法保护水平。

加强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一直在路上

未成年人权益司法保护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最高人民法院密切关注未成年人审判工作中的新情况、新问题,加强案例指导和业务培训。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先后针对拐卖妇女儿童、性侵害未成年人、虐待伤害儿童等社会突出问题,研究出台五部司法解释及规范性文件,组织编写了四部审判指导图书,并在北京、山东、四川等地举办多期审判业务培训班,提升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的司法理念和业务水平;高度重视法制宣传教育,已先后发布虐待、伤害、拐卖、性侵儿童典型案例共10余批40余件,增强公众预防犯罪的意识;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审判工作中发现的社会管理薄弱环节,注重进行专项调研,认真研究改进的对策。

在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性侵案件中,被告人庞华曾因奸淫幼女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此后又因猥亵儿童犯罪四次被判刑、一次被劳教,服刑服教时间累计长达17年,2008年又因猥亵一名幼女被提起公诉。纵观其犯罪历程,司法机关每次均在法定刑幅度内对庞华给予了较为严厉的处罚,但其回归社会后,在缺乏有效管控措施的情况下,基本是每次刑满释放不久就再次实施犯罪。法庭庭审中,庞华仍声称不会悔改。

“庞华案让我们意识到单靠刑罚打击显然难以有效预防和遏制性侵犯罪。许多性侵犯罪人特别是性侵儿童的犯罪人,存在难以矫治的人格心理问题,导致再犯率高,亟须从法律制度方面探索建立特殊的矫治、管控措施。”长期从事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工作的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赵俊甫说。

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离不开司法的保驾护航。坚持严惩与严防双管齐下,坚持主动与联动齐头并进,捍卫公平正义,严惩违法犯罪,人民法院的脚步一刻也不曾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