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诺贝尔奖,小小寄生虫惊动了大科学家

个人随笔 作者:

(果壳翻译班/译)数千年来,寄生虫引发的疾病一直是全球一项重大的卫生问题,它们对全球最贫穷人口的影响尤其严重,成为阻碍人类健康一大障碍。今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获得者针对破坏性最大的几种寄生虫病所研发的疗法,使治疗这些疾病的手段得到了革新。

图片 1

这些天,中国科学家屠呦呦的名字被频繁提及,她和爱尔兰科学家威廉坎贝尔、日本科学家大村智共同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小小寄生虫惊动了大科学家 ——二○一五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解读

威廉·坎贝尔(William C. Campbell)和大村智(Satoshi Ōmura)发现了一种名为阿维菌素(Avermectin)的新药。阿维菌素的衍生物从根本上降低了盘尾丝虫症(River Blindness,俗称河盲症)和淋巴丝虫病(Lymphatic Filariasis,象皮病)的发病率,同时在治疗一系列其他寄生虫病时也有效果。屠呦呦发现的青蒿素(Artemisinin)则能显著减低疟疾患者的死亡率。

北京时间2015年10月5日傍晚消息,2015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已经宣布,其奖金的一半授予威廉·坎贝尔和大村智,以表彰他们在创新线虫疗法方面的贡献;另一半授予屠呦呦,以表彰她在治疗疟疾方面的贡献。

屠呦呦获奖的理由是有关疟疾新疗法的发现,研发和提取了青蒿素使之成为抗御疟疾的特效药;坎贝尔和大村智获奖的理由是有关蛔虫寄生虫感染新疗法的发现。他们发现了新药阿维菌素,其衍生物伊维菌素能够从根本上降低盘尾丝虫病和淋巴丝虫病的发生,还能很好地控制其它寄生虫病的患病数量,可挽救全球千百万人的生命。

由寄生虫引起的疾病困扰了人类几千年,对全人类的健康构成严峻的威胁。特别是,寄生虫病影响了全世界最贫困的人口,成为改善人类健康和福祉的巨大障碍。而今年的诺贝尔获奖者已经开发出了能够革命性医治某些最具破坏性寄生虫疾病的疗法。

图片 22015年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屠呦呦、威廉·C·坎贝尔和大村智,以表彰他们发现了治疗疟疾的开创性疗法和治疗线虫门感染的新疗法。

寄生虫感染导致的疾病长期以来困扰着人类,也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健康问题。寄生虫感染的问题在世界最贫困人群中尤其突出,已经成为提升人类福祉与健康水平的一大障碍。2015年度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奖者发展的新疗法革新了我们对于一些最具破坏性寄生虫感染病的治疗手段。

数十种寄生虫让人患病

美国德鲁大学寄生虫学家威廉·坎贝尔和日本大村智教授共同发现了一种新药——阿维菌素,其衍生物有效地降低了河盲症和淋巴丝虫病的几率,在对其他寄生虫疾病的治疗中也显示出较好的疗效。中国女科学家屠呦呦发现了青蒿素,这种药物显着地减少了疟疾患者的死亡率。

这两个发现为人类对抗这些每年影响数亿人的疾病提供了有力的新手段。它们对提升人类健康、减少患者痛楚方面的意义是无可估量的。

图片 3

由寄生虫引发的疾病折磨了人类数千年之久,成为重要的全球性健康问题。今年三位获奖者的研究成果,对治疗世界上最可怕的寄生虫病而言是一种彻底的革新。

这两个重大发现为人类抵抗致命疾病方面提供了新的手段,每年拯救数以亿计的患者,在改善人类健康和减少痛苦方面贡献巨大。

寄生虫可导致毁灭性的疾病

2015年度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发现了对抗一些世界最严重寄生虫感染病新型疗法的科学家。这些疾病包括盘尾丝虫病、淋巴丝虫病和疟疾。这些疾病的全球分布地区几乎重合,在这张地图上以蓝色表示。 威廉·坎贝尔和大村智发明了一种新药阿维菌素,这种药物的衍生品已经极大地帮助降低了盘尾丝虫病以及淋巴丝虫病的发生率,并且已经显示出对其他类型寄生虫感染的有效性。屠呦呦制成了青蒿素,这种药物显着降低了疟疾患者的死亡率。

如果从寄生虫的种类来看,人类遭受寄生虫之害远不止疟疾、盘尾丝虫病和淋巴丝虫病。寄生虫病是一大类疾病的总称,现在能引发人类患病的寄生虫有数十种,而且有多种分类。从寄生环境看,寄生虫可分为两类:1、体内寄生虫,如寄生在人类消化道、肺、肝和血管甚至是脑组织和眼球内的寄生虫。2、体表寄生虫,如皮肤寄生虫,常见的有疥螨、毛囊螨等。

寄生虫造成大范围破坏性致命疾病

我们生活在一个生物种类十分复杂的世界,这个世界中不仅有人类和其他大型动物,同时还生活着大量的其他有机体,它们中的一些对我们来说是有害甚至致命的。

这两项新发现赋予人类对抗这些疾病的新的强大工具,每年都有数以百万计的患者从中受益。这些工作为改善人类健康,减少患者病痛所带来的贡献是难以估量的。

英国《新科学家杂志》撰文列举了最普通的十大人体寄生虫:1、钩虫。通过受污染的水、水果、蔬菜进入人体内。2、疥螨。通过身体接触进行传播,导致皮肤搔痒和炎症甚至疥疮。3、蛔虫。是影响人体的最大肠道线性虫,最长可增长至15-35厘米,会穿破肠道壁进入血液,有时会进入肺部。4、扁形血吸虫。生活在水中,能引发血吸虫病,进入人体可寄宿10年之久。5、绦虫。通过食物进入人体,能在人体内寄宿25年之久。6、蛲虫。它们在宿主的肠道内安家,产卵时导致人体感觉奇痒。7、班氏丝虫。蚊子可携带这种寄生虫,幼虫会进入淋巴结。8、弓形虫。可侵入人体中枢神经系统,吃未煮熟的肉食或接触被猫感染的垃圾物质会感染弓形虫。9、贾第虫。主要生活在肠道内,会导致腹泻、恶心、反胃、腹痛,最显著的特征是打烂鸡蛋味饱嗝。10、阿米巴虫。主要存在水、潮湿环境和土壤中,可污染水果和蔬菜,患者症状有腹痛、体重减少、腹泻。

我们生活在复杂的生物世界,这个世界不仅有人类和大型动物,还有大量其他生物会伤害到我们甚至导致我们死亡。

很多种寄生生物都会导致疾病。这其中医学上极为重要的一类寄生生物就是寄生虫,据估计全世界有1/3的人受寄生虫影响,特别是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南亚以及中南美洲的人。

寄生虫感染引发的严重疾病

34亿人有感染疟疾的风险

各种各样的寄生虫能引起疾病,医学上重要的寄生虫是寄生蠕虫,折磨着全世界1/3的人口,特别是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南亚和中美洲以及南美洲影响普遍。河盲症和淋巴丝虫病就是寄生虫引起的两种疾病。顾名思义,河盲症因导致眼角膜慢性炎症最终会导致患者失明,而困扰超过1亿人的淋巴丝虫病会引起慢性水肿,导致终生残疾,典型症状表现为比如象皮肿和阴囊鞘膜积液。

河盲症和淋巴丝虫病就是两种由寄生虫导致的疾病。正如其名,河盲症(盘尾丝虫病)会造成患者角膜感染,最终导致失明。而全世界感染淋巴丝虫病的人约有1亿,这种病会导致慢性肿胀,造成终生的红斑并致残,包括象皮病(淋巴水肿)以及阴囊鞘膜积液。

我们生活在一个复杂的生物世界,其中不仅生活着我们人类和其他大型动物,还有其他诸多生命形式,其中的一些对于人类健康是有害的甚至是致命的。

屠呦呦是中国第一位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的科学家,现在,大家对她及其研究团队研发青蒿素的情况已经比较熟悉了。

疟疾是我们已知与人类共存时间最长的疾病,它是一种由单细胞寄生虫引发的蚊媒疾病,单细胞寄生虫侵入人类红细胞引起发烧,严重情况下造成脑损伤。世界上有超过34亿人口处于感染疟疾的风险之中,每年有45万人深受其害,其中大部分是儿童。

疟疾伴随人类的历史则和我们自己的历史一样漫长。这是一种蚊子传染的疾病,病原体是一种单细胞寄生生物,这种生物会入侵红细胞,导致发烧,在严重情况下会造成脑损伤和死亡。全世界最易感染的人口中,有超过34亿人面临疟疾感染风险,每年有超过45万人死于疟疾,其中绝大多数是儿童。

很多寄生虫都会导致疾病的发生。据估计,全世界有1/3的人或多或少遭受过寄生虫感染问题,其中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南亚以及中南美洲情况尤为严重。盘尾丝虫病和淋巴丝虫病是两种由寄生虫感染导致的严重疾病。盘尾丝虫病也被称作“河盲症”,患者将出现持续的角膜炎症并最终导致失明。淋巴丝虫病感染超过1亿人,患者将出现全身肿胀症状。其引发的临床症状令人难堪且会导致患者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如象皮病和阴囊淋巴积液病等。

疟疾是一种急性发热疾病,由一种叫作疟原虫的寄生虫引起,通过受感染蚊子的叮咬传播。这种寄生虫在人体的肝脏中繁殖,然后感染血红细胞。典型的疟疾多呈周期性发作,打摆子是我国对疟疾发病时的一种形象的描述。患者发病初期可有程度较轻的怕冷、不规则的低热或间歇热,伴全身不适、头痛、肌肉酸痛等症状。疟疾患者从发病至诊断治疗时间超过5天者,合并多脏器受损情况增加,救治难度明显增加,死亡率上升。

细菌和植物中找到抗寄生虫新疗法

图片 4图中左侧为象皮病,中间为河盲症,最右为疟疾。图片来源:nobelprize.org

疟疾几乎伴随着整个人类历史。这是一种主要经由蚊虫叮咬而传播的严重疾病,病原体将侵袭血红细胞,引发患者发热等临床症状,严重时还会导致大脑损伤甚至死亡。全世界有超过34亿人正面临疟疾感染的风险,每年有超过45万人被疟疾夺走生命,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儿童。

疟疾以前用氯喹或奎宁来治疗,但后来疗效越来越不好。在20世纪60年代末,治疗疟疾的方法已经失效,疟疾患者越来越多。青蒿素能够在早期快速杀死疟疾寄生虫,对治疗动物疟疾和人类疟疾都具有很好的疗效。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持久治疗寄生虫疾病的进展有限,但今年的获奖者的发现彻底改变了这种尴尬的局势。

从细菌、植物到新型抗寄生虫疗法

能持久治疗寄生虫病的方法在过去几十年里取得的进展有限,而今年诺奖得主的发现彻底改变了这一状况。

日本微生物学家大村智是分离天然产物的专家,他专注于研究链霉菌。链霉菌是一类生活在土壤中的细菌,能够产生包括链霉素在内的多种抗菌物质(链霉素获得了1952年的诺贝尔奖)。利用自己在大规模培养、鉴定这些细菌方面的非凡能力,大村从土壤样品中分离了链霉菌的新菌株,并成功在实验室进行了纯培养。他从数千种个不同的纯培养中筛选了50最有前途的菌株,并后续分析它们在对抗有害微生物方面的能力。

图片 5大村智通过筛选新的链霉菌属菌株来寻找新的生物活性成分。他从日本的土壤样品中分离出微生物,并在实验室中对它们进行培养。图片来源:nobelprize.org

在美国工作的寄生虫生物学家威廉·C·坎贝尔拿到了大村智的链霉菌菌株并探索了他们的能力。他发现其中一个菌株产生的一种成分能有效对抗家养和畜牧动物的寄生虫。这种生物活性物质被纯化出来,并被命名为阿维菌素。阿维菌素随后被进一步化学修饰成为一种叫“伊维菌素”的物质,变得更加有效。后来,人们在被寄生虫感染的人类身上试验伊维菌素,发现它能有效地杀死寄生虫蚴。大村智和坎贝尔的贡献使一类能有效对抗寄生虫病的新药得以被发现。

图片 6寄生虫生物学家威廉·C·坎贝尔利用大村智的链霉菌菌株,分离并纯化出了一种能有效对抗家养和畜牧动物的寄生虫成分命名为阿维菌素。阿维菌素随后被进一步化学修饰成为一种叫“伊维菌素”的物质,变得更加有效。图片来源:nobelprize.org

在过去,疟疾一般依靠氯喹或奎宁来治疗,但这些治疗的有效率逐渐下降。到了1960年代后期,彻底消灭疟疾的努力宣告失败,这种疾病又开始重新抬头。在那时,来自中国的屠呦呦将视线转向传统草药,希望从中找到研发疟疾新药的机会。通过在感染动物身上进行的大规模的筛选,植物黄花蒿(Artemisia annua)的提取物成为了一个有趣的候选。然而,实验结果并不稳定,因此屠呦呦翻检了古代文献,并从中找到线索,成功地提取到了黄花蒿中的活性物质。屠呦呦第一次展示了,这种后来被称为青蒿素的物质具有很高的抗疟原虫活性,无论是在受感染的动物还是人体内都是如此。青蒿素代表着一类新的抗疟疾物质,它们可以在疟原虫发育的早期阶段快速地杀死它们,而这也解释了它们对重症疟疾空前的疗效。

图片 7屠呦呦从黄花蒿中分离纯化出了青蒿素。青蒿素具有很高的抗疟原虫活性,无论是在受感染的动物还是人体内都是如此。青蒿素代表着一类新的抗疟疾物质,它们可以在疟原虫发育的早期阶段快速地杀死它们,而这也解释了它们对重症疟疾空前的疗效。图片来源:nobelprize.org

从细菌、植物到创新的抗寄生虫感染疗法

疟疾、艾滋病和癌症,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三大死亡疾病。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世界面临疟疾感染风险的人口超过34亿,每年因疟疾死亡的人数超过450万,其中大部分是儿童。世界卫生组织将青蒿素复方药物列为治疗疟疾的首选药物,青蒿素的发现和使用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在疟疾重灾区非洲,自2000年起,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约2.4亿人受益于青蒿素联合疗法,约150万人因该疗法避免了疟疾导致的死亡。从2000年到2013年,全球范围的疟疾死亡率下降了47%,而在非洲,疟疾的死亡率下降了约54%。疟疾的主要患病者是5岁以下的儿童,在全球范围,由于青蒿素的使用,5岁以下儿童患疟疾的死亡率已经下降了53%,非洲5岁以下患儿的死亡率下降了约58%。

大村智是日本的微生物学家,他专注于一个细菌群落——生活在土壤中的霉菌,这种菌类会产生大量抗菌活性剂(包括1952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塞尔曼·沃克斯曼发现的链霉素)。大村智教授用独特的技巧发展起大规模培养和表征这些细菌的方法,并从土壤样本中分离出新的链霉菌菌株,还成功地在实验室中将它们培养出来。从数千个不同的培养皿中,他选出大约50个最有希望的菌株,并进一步分析它们对付有害微生物的活性。

阿维菌素、青蒿素以及全球健康

阿维菌素与青蒿素的研发从根本上改变了寄生虫疾病的治疗。现在,由阿维菌素衍生的伊维菌素在全世界被寄生虫困扰的各个地区广为使用。伊维菌素对一系列寄生虫都非常有效,副作用较少,而且在全球各地都可获得。伊维菌素对改善成千上万河盲症和淋巴丝虫病患者的健康和生活质量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这些患者主要分布在那些世界上最为贫困的地区。治疗是如此的成功,以至于这些疾病已经达到了被消灭的边缘,而这是人类医学史上的一大壮举。疟疾每年大约会感染2亿人,而青蒿素也在世界上所有疟疾流行地区得到使用。当用在联合治疗当中是,它可以使因疟疾导致的死亡减少20%以上,在儿童中减少的死亡率达到30%。单是在非洲,这就意味着每年有10万以上生命得到拯救。

阿维菌素和青蒿素的发现颠覆了破坏性寄生虫病的治疗。坎贝尔,大村和屠呦呦改变了寄生虫病的治疗。他们的发现对全球的影响以及对人类带来的获益都是无法估量的。

 

图片 8

伊维菌素有望让河盲症绝迹

威廉·坎贝尔在美国从事寄生虫生物学研究,他获得了大村智的链霉菌培养菌株并继续研究它们的功效。坎贝尔的工作表明,一个培养菌株中的成分可显着地防止家养农场动物受到寄生虫的感染。生物活性剂的纯化名称为阿维菌素,随后经化学改性将之发展成一种叫做伊维菌素的更有效的化合物。此后对伊维菌素在感染寄生虫患者中的人体测试结果显示,它可有效杀死寄生虫幼虫。大村智和坎贝尔共同发现了这样一类新的具有超强疗效的抗寄生虫药物。

文章题图:nobelprize.org

日本科学家大村智在链霉菌菌株中寻找新型抗菌物质。他从取自日本的一份土壤样品中分离出这种微生物并在实验室中进行培养。随后他从数千份实验室样品中选出50份具有潜力的样品并在其中一份样品中最终提取到一种高度有效的抗菌物质,也就是后来广为人知的阿维菌素 在经历了数十年抗寄生虫疗法研究方面的停滞不前之后,2015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获奖者的研究工作极大的改变了这种状况。

坎贝尔和大村智是由于发明了治疗盘尾丝虫病和淋巴丝虫病的药物阿维菌素而获得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盘尾丝虫病、淋巴丝虫病和疟疾同属于寄生虫病。

疟疾的传统治法是使用奎宁,但是其治愈成功率在逐渐下降。上世纪60年代末,根除疟疾的大量努力都失败了,这种疾病的发病率有上升的趋势。在那个时候,中国的屠呦呦转向开发传统中药对抗疟疾的新疗法。她从大量中草药中选取对抗疟疾感染,青蒿成为备选对象,但是结果却与预期的并不一致,屠呦呦重新开始查找古典医书,并发现了引导她成功从青蒿中提取活性成分的线索。屠呦呦首先证明了这种后来被称为“青蒿素”的成分能够高效治愈感染疟疾寄生虫的动物和人类。青蒿素代表了一类新型抗疟疾制剂,能够在发病初期快速杀死疟疾寄生虫,并展现了在治疗严重疟疾上前所未有的功效。

编译来源:The 2015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 Press Release". Nobelprize.org. Nobel Media AB 2014. Web. 5 Oct 2015.

 

本文翻译自诺贝尔奖官方网站,版权归诺奖官网,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大村智是日本微生物学家,天然成分提取专家,其研究注意力主要集中在一种名为链霉菌的细菌上。这种细菌主要生活在土壤中,其能够产生一系列抗菌物质,其中包括赛尔曼·瓦克斯曼发现的链霉素,后者还因这项成就而被授予了1952年度的诺贝尔奖。

从1970年至今,大约有三分之一居住在西非河边乡村里的人在成年之前有可能变成盲人,这是由盘尾丝虫病造成的,被称为河盲症;而世界范围内感染淋巴丝虫病的人也约有1亿,会导致不少患者的皮肤增厚产生皱纹,手臂、腿部、胸部乃至生殖器处可能会出现怪诞的肿胀,又被称为象皮病。

阿维菌素、青蒿素保障全人类健康

凭借高超的技巧和独特的方法,大村智成功从土壤样品中分离出新的链霉菌菌株,并成功在实验室中进行培养。从数千份细菌样品中,大村智选出了50份最具潜力的样品并对其对抗有害微生物的能力进行测试。

大村智既是日本的一名微生物学家,又是一位天然产物的分离专家。他的研究重点聚焦于土壤里的链霉菌上,链霉菌能产生大量具有抗菌活性的物质。

阿维菌素和青蒿素的发现,从根本上改变了寄生虫疾病的治疗方法。阿维菌素的衍生物伊维菌素在世界各地获得很好的使用,它能有效对抗各种寄生虫,不仅副作用有限,还免费在全球发放。伊维菌素改善了数以百万计的河盲症和淋巴丝虫病患者的健康状况,为世界最贫困地区带来福祉。它的治疗效果如此巨大,以至于这类疾病已经濒临绝迹,这将是人类医学史上的一大壮举。

图片 9

坎贝尔是一名研究寄生虫的专家,他获得了大村智的链霉菌培养体,发现从菌株中提取的一种成分对动物体内的寄生虫有显著的疗效。这种生物活性物质经提取纯化后被命名为阿维菌素,具有杀虫、杀螨、杀线虫活性功能。

此外,每年有近2亿人感染疟疾,青蒿素已经用于世界各个疟疾肆虐之地。当它被用于组合疗法时,估计降低疟疾总体死亡率20%以上,在儿童中的治愈率更是高达30%。仅在非洲,青蒿素就能每年挽救10多万个生命。

威廉·坎贝尔发现,大村智提供的一份样品中有一种成分对于杀灭寄生虫高度有效,并且这种被称作阿维菌素的物质经过加工之后得到的衍生物伊维菌素被证明对于动物和人体的寄生虫感染都高度有效,其中包括盘尾丝虫病以及淋巴丝虫病 威廉·坎贝尔是一名美国的寄生虫生物学专家,他从大村智那里获得了链霉菌菌株样品并着手测试其有效性。坎贝尔的工作证明其中一份样品中的一种特定成分对于抗击家养和农场动物感染寄生虫尤其有效。这种生物活性剂成分在经过提纯之后被命名为阿维菌素,后来又经过化学加工,成为效果更佳的药物“伊维菌素”。此后伊维菌素进行了人体感染寄生虫治疗的临床实验,并显示了对寄生虫幼虫的有效杀灭性。坎贝尔与大村智的工作共同导致了一类对于寄生虫感染高度有效的新药的出现。

坎贝尔是在美国默克医药公司工作时研发出了阿维菌素。后来,美国默克医药公司实验室药物研究人员把阿维菌素家族的一员阿维菌素-B1的一个不饱和碳碳双键通过氢化还原,产生了一个拥有不同于阿维菌素家族成员优点的新药物,即伊维菌素,不但化学稳定性好,而且生物利用度也高。

阿维菌素和青蒿素革命性地治愈受到寄生虫疾病危害的大量患者,坎贝尔、大村智和屠呦呦彻底转变了治疗寄生虫疾病的方法,他们的科学成就对全人类的健康具有不可估量的影响力。

疟疾的治疗传统上使用的是氯喹或奎宁类药物,但其有效性正不断降低。到了1960年代末,国际上根除疟疾疾病的努力宣告失败,这种疾病的发病呈现上升势头。此时,中国医学家屠呦呦开始将目光转向中国传统的中草药研究并逐渐发展出全新的疟疾疗法。通过大规模筛查,屠呦呦的团队注意到一种植物黄花蒿中的提取物可能具有药用潜力。然而这种物质的药效不稳定,于是屠呦呦再次查阅中国古代医学典籍并找到了灵感,最终引导她从黄花蒿中成功提取出关键的活性成分。屠呦呦首次证明这种被称作青蒿素的物质对于动物或人体疟疾感染均具有高度有效性。青蒿素代表了一种全新的抗疟疾药物,其能够在疟原虫发育早期便迅速予以杀灭,这也解释了这种药物对于严重疟疾感染前所未有的有效性。

伊维菌素首先被用于畜牧业,抗寄生虫的效力非常强大。对于狗的幼年心脏蠕虫,每千克体重0.001毫克的口服剂量足以杀死蠕虫,每月一次使用几微克就可以有效地防止心脏蠕虫对狗的侵害。对于牛食道口线虫和牛肺蠕虫,每千克体重0.05毫克的口服剂量也很有效。后来的使用发现,伊维菌素是一种广谱的抗寄生虫病药物,能有效地杀死各种线蠕虫、跳蚤、虱子等寄生虫,因此,临床医生开始试验把伊维菌素用于治疗人的寄生虫病。在人体上进行治疗试验时发现,伊维菌素能很好地杀死多种寄生虫幼虫,其中就包括导致盘尾丝虫病和淋巴丝虫病的寄生虫。

阿维菌素,青蒿素与人类健康福祉

盘尾丝虫的虫蚴在患者的皮下慢慢长大,使患者奇痒无比。成虫一旦进入患者的眼睛,就会引起角膜炎症,最终导致失明。在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一些发病严重的村落里,50岁以上的成年人中失明的患者可多达60%。美国默克医药公司在塞内加尔、马里、加纳、利比里亚、乍得等国的试验发现,患者一年口服一次伊维菌素就足以杀灭体内所有的盘尾丝虫蚴,免于失明的痛苦。

图片 10

淋巴丝虫病由班氏丝虫、马来丝虫和帝汶丝虫等引起,临床症状主要是急性期的淋巴管炎与淋巴结炎,以及慢性期的淋巴管阻塞及其产生的一系列症状。也有不出现明显症状而仅在血液内有微丝蚴者,即所谓丝虫感染。

屠呦呦从中国医学古籍中寻找对抗疟疾新型疗法的灵感。最终她注意到一种植物黄花蒿中的提取物可能具有药用潜力。随后屠呦呦发展了一种提纯方法,并得到了青蒿素,这种药物被证明对于疟疾疾病具有高度有效性 阿维菌素和青蒿素的发现彻底改变了人类对寄生虫病的治疗手段。今天,阿维菌素衍生的药物伊维菌素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应用。伊维菌素对于多种寄生虫病均显示良好疗效,减少药物副作用并免费向全球供应。伊维菌素对于改善全世界各地感染了盘尾丝虫病以及淋巴丝虫病的数百万患者的健康福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在改善全世界最贫困人群健康方面的意义是难以估量的。

帝汶丝虫病潜伏期为3个月,从人体淋巴结查到班氏丝虫成虫是在感染后3个月。丝虫病的临床表现轻重不一,在流行地区可有50%-75%的无症状感染者;马来丝虫主要寄生在人体浅部淋巴系统,因此四肢淋巴管炎和象皮肿最为明显;班氏丝虫不仅寄生于四肢淋巴管,同时还寄生于深部淋巴系统的泌尿、生殖器官。

由于这种药物的高度有效性,相关感染疾病正处于被彻底根除的边缘,而这将标志着人类医学历史上的重大胜利。每年全球约有2亿人感染疟疾,而青蒿素已经在全球各地得到广泛应用。在联合疗法中应用青蒿素后,总体上它将疟疾的死亡率降低超过20%,而在儿童身上,这一数据则是30%。仅在非洲一地,这就意味着每年挽救超过10万人的生命。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预测,伊维菌素如果在非洲无偿使用,有望在2020年前后让河盲症在全球绝迹。如是,则可能是继人类战胜天花、脊髓灰质炎之后,人类医药史上的又一个伟大成就。

阿维菌素和青蒿素的发现已经彻底改变了遭受严重寄生虫感染的患者们的命运。坎贝尔、大村智和屠呦呦的工作革命性地改变了我们对于这类疾病治疗的手段。他们的发现所具有的全球影响,以及为整个人类健康带来的利益无法估量。

人类抗御寄生虫病的道路很艰难,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选委员会指出,青蒿素和阿维菌素的发现,从根本上改变了寄生虫疾病的治疗,这三人科研发现的全球影响及其对人类福祉的改善,是无可估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