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股覆灭始末,创始人声称被合伙人绑架

个人随笔 作者:

不过在塞班时期,智能手机市场远没有现在成熟,通过大量预装以及关于防护病毒重要性的渲染,“网秦手机杀毒”和“网秦安全”很快积累了第一批用户,收入也节节攀升,最终于2011年5月在纽交所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的移动互联网企业,也创造了中国公司从创立到上市用时最短的纪录。

不过9月10,林宇宣称遭史文勇绑架的罗生门曝光,这笔交易便一直悬着。

▲刚被解救出来的林宇. 图片来自:凤凰科技

2005年10月 林宇与高中同学史文勇等创办网秦,林宇担任公司董事长及CEO。

而在公司运营层面,网秦也受到了很多质疑。

网秦当然没有坐以待毙,但无论是用户规模还是财务数据,亦或是早前被央视披露的流氓软件问题,网秦都无法完全证明自己的清白。据界面报道,2014年4月,网秦又被曝2013年第四季度营收造假,当时内审负责人CFO韩颖迫于压力离职,随后股价暴跌32%。并在此后一路下跌。

尽管林宇希望带领网秦重新出发,但如今留给林宇的却是一个业务方向不明确、连续 4 年亏损的烂摊子,网秦也不是当年那家敢叫板 360 的明星公司了。

2018年1月 网秦变更为“凌动智行”,公司股票代码从“NQ”更名为“LKM”。

彼时,中国互联网网民总数刚刚突破 5 亿,至于移动互联网那就更少了,也就是说,如果网秦的数据属实,中国一大半网民都安装了网秦的产品。

现在看来,林宇当时创业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在移动安全尚处空白的时候开始做手机安全让网秦从一开始就站在了风口上。

图片 1

2018年9月11日 史文勇表示,林宇遭绑架一事和自己没有关系,自己还在正常履行职责,“到这一刻为止,朝阳警方根本没找过我”。

这两年网秦已经折腾不动了,创始人林宇也已消失在公众视线许久。据腾讯科技 2014 年报道,在12月11日网秦科技突然宣布林宇因个人原因卸任公司CEO及董事长职务之前,坊间有传闻称林宇失联已近2个月。有接近网秦人士称林宇因病在某医院 ICU 病房治疗,也有消息称林宇是“跑路”了。

2005年,当时已是北京邮电大学副教授的林宇,在一场论坛中受诺基亚工程师启发,看到了手机安全的重要性和前景,于是创办了专注移动安全业务的网秦。不久后,他拉来了高中同学史文勇入伙。

▲ 史文勇

责任编辑:

在各大论坛上,只要有网秦的负面评价,或是询问如何卸载,“枪手”们就会倾巢而出:

当时同方基金并非一次性支付,而是在2017年12月14日与凌动智行达成协议,同方基金向凌动智行提供一张年化利率8%、价值17.7亿元的优先票据,期限为12个月。但据公开资料显示,同方投资基金并未如期兑付票据。

3.本人对于这种毫无底线,恶意造谣,栽赃陷害的做法深表愤慨,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予以回应。

2008年8月 网秦拥有超过1000万活跃用户。

2011 年 3 月 15 日,就在网秦准备赴美 IPO 的前一天,央视“3.15晚会”点名批评网秦,并曝光了一条水货手机恶意扣费的灰色产业链。

2012年Q4的财报显示,网秦全线产品的累计注册用户数量达到2.83亿。但彼时,中国互联网网民总数才刚刚突破 5 亿,至于移动互联网那就更少了,如果网秦的数据属实,意味着中国一大半网民都是网秦的用户。

但经过创始人失联、管理层变动、公司资金被挪用等一系列动荡,网秦这次转型多半也会以失败告终,目前网秦股价已不足 1 美元,不到巅峰时(42.86 美元)的 3%。

2011年5月 网秦登陆纽交所,成为国内移动互联网海外IPO第一股。

目前双方各执一词,“绑架”一事剧情太过离奇,还无法确定真实性。唯一能确定的是,网秦已经完全边缘化了,乃至于只有这种电影版的剧情才能让人们想起它的存在。

不过林宇的这顶安全帽并未让他赢得用户的信任,网秦反而因为陆续曝出的数据造假问题而深陷被做空的泥潭。

每天戴着 20 多公斤的手铐,只有在横竖两米的范围内活动,就跟电视剧《鹿鼎记》里面铐鳌拜是一样的,而且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得我全身是伤。

原标题:网秦“宫斗” 创始人内讧公开化

时至今日,网秦用这么一个不体面的方式重回大众视野,不免令人唏嘘。而两位昔日的同床彻底撕破脸皮,无人领导的网秦未来只会更加艰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移动互联网第一股

今年 1 月,网秦对外宣布更名为「凌动智行」,从移动互联网转型成为「智能出行」公司,并表示搭载「凌动车脑」的智能汽车将 2018 年夏季开始试运营。

详见B03·财经头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2

2014年12月,网秦宣布其董事长兼CEO林宇因个人原因无法履职,辞去上市公司所有职位,史文勇接任董事长一职,与史文勇关系颇好的许泽民被提拔为联席CEO,网秦彻底落入史文勇之手。

图片 3

2018年9月10日 林宇称自己被凌动智行CEO(网秦董事长)史文勇长期非法拘禁;林宇还宣布,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COO等所有职务,自己接任CEO,并担任联席董事长。

林宇还单方面宣布: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所有职务。继任 CEO 许泽民因参与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事宜,并且向董事会隐瞒此重大事宜,免除职务。由网秦创始人林宇接任CEO,并担任Co-Chairman (联席董事长)。陈亦工因向董事会隐瞒现金质押等重大事宜,免除其President&General Cousnel职务。

浑水指称网秦严重夸大了该公司在中国市场上的占有率,称其所占份额仅为1.5%,而不是网秦自己报称的55%;网秦的中国付费用户人数仅为不到25万人,而非其声称的600万人。

网秦主要的用户来源是与手机厂商和电信运营商合作进行产品预装,据称截至 2010 年 12月 31 日 网秦累计注册用户数就达到 7169 万,并以 63.1% 的市场份额占据绝对第一。

2014年12月 网秦宣布林宇因个人原因卸任CEO及董事长职务。

但第三代数据平台给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FJE Research的报告表示,网秦在中国的安全市场最多只有3%左右份额;艾媒咨询2012年2季度的中国移动安全市场报告。网秦的排名位于腾讯QQ移动安全管理产品之后,份额只有5.4%。

1991年,少年林宇和史文勇一同考入福建浦城第一中学,在校成绩名列前茅的两人成为好友。1994年高考,林宇考上北京邮电大学,史文勇则进入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林宇和史文勇先后于2003年和2005年获得博士学位。

图片 4

2011年3月15日 被央视曝光网秦与飞流存在恶意扣费行为。

随着安全软件的没落,这些年网秦也在谋求转型,从游戏分发、到直播,甚至还布局过智能出行,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然而表面风光的背后,却早已充满争议。

之后林宇就「人间蒸发」了一年多,直到 2017 年底被解救。林宇表示被绑架的 13 个月被 7X24 小时看守,生不如死。

2015年春节期间 网秦称,林宇近期已经归来办公,但并没有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创业之初网秦可谓是非常艰苦,由于业务模式没有可参考的样本,拉不到投资,林宇和创始团队只能租用北邮附近的废弃幼儿园作为临时办公室。

退市风波

图片 5

2013年10月 美国做空机构浑水指责网秦“操纵重大骗局”,网秦股价随后腰斩。

在应用平台上,有网友指出,网秦在 Google Play 的下载量造假,网秦手机卫士和网秦安全在 Google Play 上的评分和 G+ 分享分别达到了 118,293(52,371)和 156,328(299,611),反观国内几大常见安全应用,360 手机卫士 24,471(15,877),LBE 安全大师 4,942(3495),腾讯手机管家 9,977(5588)。

就在网秦遭遇风波的2013年,林宇在一次访谈中被问及公司两位创始人如何协调的问题时,搬出了谷歌、微软、雅虎等外国科技公司的创业故事,他说最可能成功的技术型公司就是两三个同学创办的,因为他们之间的信任是超出商业价值的,即便出现分歧也可以通过沟通去解决。

说起网秦这家公司,现在可能知道的人不多了。但这家以移动安全起家的公司,过去曾经在手机杀毒市场与 360 厮杀,并在 2011 年成为中国第一家登陆美国纽交所的移动互联网企业。

首先是关于网秦的核心业务——手机杀毒,塞班系统虽然也是智能机,但远不如现在的 Android 和 iOS 扩展性强。有人扒出其实塞班手机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病毒,之所以搞得人心惶惶,是因为网秦在背后唱“双簧”,一边制造病毒,一边强迫用户升级病毒库以查杀病毒,从而借此牟利:升级一次病毒库两块钱。

通过这笔收购,China AI Capital将获得凌动智行有效控股的地位,当时凌动智行还宣布任命China AI Capital创始人迟睿及李宇为其董事会新成员,迟睿出任凌动智行联席董事长一职。

▲林宇(左)与史文勇(右). 图片来自:凤凰科技

网秦凌动智行大事记

图片 6

因为舆论对网秦软件的众多指责,当时林宇曾在出席各种公开场合时都带上黄色安全帽,他还在一次发布会上给到场所有人发了一顶安全帽,以这种行为艺术的方式表示会保护用户隐私。

此外央视还发现,不少流入中国的水货手机都预装了飞流和网秦的软件,用户刷机后六小时才会显示,而且还无法删除,由此可见网秦当年也是名副其实的流氓软件。

截自天涯网

网秦最终于2011年5月在纽交所上市,市值4.75亿美元,成为中国第一家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的移动互联网企业,也创造了中国公司从创立到上市用时最短的纪录,还被当年的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可以改变人们未来生活的十大创新企业之一。

图片 7

网秦曾经算是一家明星互联网企业。2015 年,时任北京邮电大学副教授的林宇,在一场论坛中受诺基亚工程师启发,看到了手机安全的重要性和前景,于是创办了专注移动安全业务的网秦。此前,他拉来了高中同学史文勇入伙。

史文勇在2018年2月发布的股东信和后来的媒体采访中表示,收购方要求飞流和秀色的股权登记在新的个人股东名下,以满足与分拆资产未来资本运作有关的结构安排,他作为名义股东为公司持有这两家公司的股权。但有观点认为,这种代持安排背后一般都有抽屉协议。

原标题:创始人遭董事长绑架,昔日 360 劲敌仅剩一地鸡毛

图片 8

彼时,凌动智行股价仍高于1美元,如果网秦能够按时提交财报,或许还能给投资者一些信心,将股价维持在1美元以上。可惜同样因为受林史二人矛盾公开的影响,凌动智行在长达6个月的时间内始终没有提交财报文件。根据纽交所的规则,若未按时提交年报,公司将面临退市风险。

到了 2013 年,做空机构浑水发布报告指出网秦整个公司都是一个大骗局,称网秦 72% 的营收都是虚构的,其在中国的实际的市场份额只有 1.5% 左右,用户数量不到 25 万,与网秦对外宣称的相去甚远。

新浪科技报道,网秦创始人林宇在朋友圈自我宣布回归,称现董事长史文勇涉嫌重大刑事案件,绑架其长达13个月,并受到非人折磨,幸被警方解救。按照林宇所说,他被绑架的这一年多,带上20多公斤重的手铐和铁链,被拳打脚踢,生不如死,家人也受到威胁恐吓。

随后的一段时间,双方自说自话,除了林宇最初在朋友圈晒出的立案告知书,谁都没有出示证据,这起狗血的夺权大战直到目前仍是罗生门。而受此影响,此前8月24日已经跌破1美元的凌动智行的股价随后持续下跌。

关于「林宇绑架案」的更多细节还有待警方披露,不过这一系列公司高层间的绑架、夺权的戏码,真的比正在热播的商战题材剧集《再创世纪》还要曲折。

因为一则匪夷所思的“绑架”事件,网秦——这个几乎快被遗忘的公司,再次回到了公众的视野。

不过,林宇在此前接受腾讯《深网》采访时表示他是被辞职的,史文勇找了他的亲属代替我在辞职声明上签字,但是我其实一直没有辞职,只是他代替我辞职。帮他伪造签字的亲属是网秦的董秘,是他太太的姐姐。

1.本人与其声称的立案事宜无关,本人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

但是央视调查发现,飞流和网秦压根就是一家。网秦不仅是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更是在后续直接完成了对飞流的收购。

数据造假、机构做空以及创始人的内斗逐步耗尽了网秦的股价,纽交所终于不再保持耐心,决定将其退市。

而飞流和网秦更是是「一家人」,网秦是飞流下载软件的第二大股东。在林宇绑架案里,原董事长就被指控史文勇挪用公司的 5.12 亿元,就是用来买入飞流的股权。

感受一下画风……

2015年,网秦将所持国信灵通全部股份以8000万美元现金转让给国信灵通创始人之一侯树立。2017年3月,又以33.2亿元的价格将持有的飞流移动与秀色秀场的股权出售给清华同方旗下的同方投资基金。

图片 9

总有人说,互联网的记忆只有七秒,但是大家对于网秦的记忆似乎格外深刻。甚至林宇声称自己被绑架的微博下面,也几乎没有同情之声,大部分评论都是网友在声讨网秦扣费的流氓行径。

虽然在互联网的世界里用户普遍健忘,但是大家对于网秦的记忆却格外深刻。网秦要从纽交所摘牌的消息传出之后,有网友发出疑问是那个专门做流氓软件盗话费的网秦吗?多年过去,网秦的黑料还没能洗白。

该报告还曝出网秦的杀毒软件其实并不安全,软件中存在的后门程序会让用户容易遭受网络攻击。

首先是关于数据作假,网秦2012年Q4的财报显示,网秦自称全线产品的累计注册用户数量达到2.83亿,这一数字在一个季度之前是2.42亿,一年之前是1.47亿。

更糟糕的是,央视调查后发现,飞流和网秦根本就是一家公司。网秦不仅是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更是在后续直接完成了对飞流的收购。外界开始质疑网秦唱双簧,一边制造病毒,一边强迫用户升级病毒库以查杀病毒,从而借此牟利。

2016 年 11 月 10 日晚,网秦创始人林宇在回家途中被五六个人劫持,「把我头一蒙就抬上车,几秒钟就带走了.……」林宇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说。

图片 10

林宇和史文勇的反目其实早有端倪,这场闹剧本质上是双方利益矛盾公开化的结果,而公司遭遇黑天鹅成为两人彻底决裂的催化剂。

图片 11

那个年代,各大手机论坛对网秦怨声载道,讨论最多的帖子就是“如何卸载网秦”,以至于“天下苦秦久矣”都成为了对于网秦流氓软件的调侃。

责任编辑:焦旭

按照林宇的说法,他与史文勇本是高中同学,后来一起创业。双方的矛盾从 2014 年开始,2014 年史文勇伪造签名让林宇「被辞职」,之后多次阻挠林宇回归公司,并将公司优质资产贱卖给自己牟利。

被董事长绑架13个月 网秦创始人林宇称生不如死

同一天,网秦发布人事变更公告,林宇重组董事会,管理层大换血,史文勇本人及与他亲近的亲属和员工遭到清算。

图片 12

图片 13

但最初,这原本是一个很励志的故事。

实际上就在网秦上市前夕,央视就在 315 晚会曝光网秦的手机杀毒软件和下载软件飞流合作恶意扣取用户费用的事,用户安装飞流软件后手机会出现运行缓慢等问题,所有杀毒软件除了网秦都无法运行,只有通过网秦付费更新病毒库才能解决。

而后,在经历了股价大跌、私有化受阻,乃至创始人跑路等等事件以后,网秦已经元气大伤,逐渐淡出了主流互联网企业的圈子。

史文勇也迅速回应,他拒不承认林宇的指控与此次董事会重组,称林宇造谣撒谎、恩将仇报,并控诉林宇开假董事会、发布假新闻、强行接管公司,还无中生有的诬告他。

随着创始人的回归,看起来网秦很快可能会迎来又一次转型,不过留给网秦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在曝光中,央视提及用户购买水货之后,飞流软件会自动安装,然后再用户没有任何操作的情况下,进行数据下载,之后默认安装一些软件后会出现手机故障,并且会删除其他安全软件,只有网秦可解,但用户需要通过网秦交费更新病毒库后才能正常使用。

但创业之初的条件颇为艰苦,由于业务模式没有可参考的样本,拉不到投资,林宇和创始团队只能租用北邮附近的废弃幼儿园作为临时办公室,这种情况一致延续到2007年网秦获得投资后才得到改善。

目前朝阳警方已经对林宇被非法拘禁立案调查,不过被指控绑架的史文勇发表声明称:

虽说次年网秦靠着一份调查结果回应了做空机构的攻击,股价也有所回升,但网秦也没能再现当年辉煌。

史文勇成了暂时的赢家,但双方的争斗才刚刚开始。

昔日的 360 劲敌,也是臭名昭著的流氓软件

而网秦官网的“用户之声”版块,也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2018年8月24日,凌动智行股价开始跌破1美元。自从9月10日林宇爆出被史文勇绑架案后,双方便陷入无尽的纠纷拉锯战。这个过程中,不仅投资方的入股计划一直没有落地,公司2017年的财报也未能按时提交。随着股价跌跌不休,如今更是直接进入退市阶段。

2.本人在公司正常履职;

图片 14

2016年5月,网秦宣布50亿出售旗下游戏业务飞流移动,实则欲借壳王子新材上市,工商信息显示,史文勇持有飞流移动79.34%的股权,林宇曾是其历史股东。林宇控诉,其中78%是史文勇伪造签名窃取的,但史文勇的说法是林宇要求分配利益,而且狮子大开口。利益分配的分歧,让两人的矛盾彻底激化。

图片 15

责任编辑:

从始于微末的创业,到风光无限的上市,没有人能想到,网秦会在登陆纽交所后的七年间,接连遭遇流氓软件、数据造假、机构做空、创始人反目、绑架等离奇剧情。这一系列危机和内斗将网秦推向了一场无休无止的消耗战,如今,宫斗的疑云还未消散,这场闹剧便要以退市收场了。

网秦上市后不久后就淡出了手机安全市场,多次变更业务方向,也基本印证了此前做空机构的报告内容。

史文勇则发布声明,称林宇毫无底线,恶意造谣,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回击,“林宇正是在上周末提前知道公司调查结果和公司决定后,挺而走险,悍然发动对上市公司的疯狂攻击。这一切都是恩将仇报,为了一己私利不惜把上市公司砸烂的疯狂手法,已经远远超出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9月26日,凌动智行发布公告称,公司获China AI Capital投资一事将延期完成。公告显示,由于凌动智行仍未能按照认购协议的要求履行相应条件,凌动智行和China AI Capital同意将关闭日期延长至11月19日,以满足所需的投资条件。

林宇从绑架团伙口中得知,雇佣者花了三五千万来绑架他。他怀疑公司原董事史文勇是幕后主主使,并在今年 5 月份查证史文勇挪用了公司 5.12 亿元资金,还表示通过通信技术确认史文勇已在 8 月 14 日已经离境。

另外,网秦也算是中国互联网史第一个大规模使用“水军”这个核武器的企业,在这个职业还被称作“枪手”的年代,各大应用平台和论坛就已经被网秦所“统治”。

2013年,网秦并购国信灵通、飞流移动,2015年,收购直播公司秀色秀场,但这三家收购的优质资产现在都已被卖掉,目前最具争议的地方也正在于网秦当时出售资产的过程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问题。

9 月 10 日,网秦创始人林宇在朋友圈发表声明,称被原公司董事长史文勇绑架 13 个月,期间被戴上 20 多公斤的手铐铁链,遭到非人折磨,并指控史文勇挪用上市公司 5.12 亿元资金。

数据造假给了做空机构可乘之机。2013 年 10 月,美国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发布最新报告称,称其中市场份额、产品安全、负债表、收购业务等都存在作假或者捏造行为。在这份长达81页的报告中,浑水还指称网秦严重夸大了该公司在中国市场上的占有率,称其所占份额仅为1.5%,而不是网秦自己报称的55%;付费用户人数仅为不到25万人,而并非网秦自己宣称的600万人。网秦股价应声大幅下跌50%以上,跌幅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2016年11月10日晚上11点多,也就是双十一即将开始的时候,我回家快到小区门口,突然间五六个人从身后把我头蒙住,然后抬上车就带走,从此我就被拘禁了13个月,直到2017年底被解救。林宇自称遭到绑架和非法拘禁,而且认为正当他要提起诉讼时突然被绑架,因此史文勇嫌疑很大。

2012 年网秦宣布以业务自营为主改为以业务投资为主,2015 年实施「N+Q」战略,投资收购了飞流移动、秀色秀场等公司,将业务重心转向移动娱乐,一度取得不错成绩,不过随着直播行业遇冷网秦很快被迫再次转型。

图片 16

边制毒边杀毒的质疑

题图:《解救吾先生》剧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4年后,林宇用被绑架的消息,上演了一出“华丽”的回归。

当消失两年后的林宇带着被绑架的故事,戏剧性的重新回到公众眼前时,一切都已物是人非。网秦已更名为凌动智行,股价从他离开时的8美元跌到1美元以下,面临退市的危机。更讽刺的是,这家由他一手创立的公司已经没有任何关于他的痕迹,在多家媒体的探访中,凌动智行的员工甚至不知道林宇其人。

不过这一数据也遭到质疑,在另一份易观智库发布的调查数据中,市场第一变成了 360 ,这种市场报告打架的事情,在 ofo 与摩拜大战时也屡见不鲜。

而友盟排名上,网秦只能排在 200 多,而上文的竞品则是在前十名,数据对比十分明显。

浑水在报告中用词激烈,认为网秦整个公司都是一个大骗局,大量营收系虚构,其收购活动很可能涉及诡异交易或贪腐,公司价值为零,并将网秦评级为强烈卖出。报告一出,网秦股价在1个小时内腰斩,超过50%的跌幅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 图片来自:新浪科技

关于绑架的传闻目前还无法确定真实性,不过再次公开亮相的林宇确实消瘦了很多

在收到纽交所退市通知前夕,针对网秦优质资产被转移的质疑声再起,从网秦股东诉讼的内容和工商资料的查询来看,越来越多的证据将矛头指向了史文勇。

绑架经过

然而,盛景之下,网秦一直是一家备受争议的公司。

2014年7月30日,网秦公告其收到贝森资本的非约束私有化收购要约,但随着CFO韩颖因财务造假案辞职,林宇因卷入芮成钢案被警方要求协助调查后,史文勇先后代替了两者的位置,成为网秦的实际控制人。10月28日,网秦宣布拒绝贝森资本的私有化邀约。

如今林宇已经宣布回归网秦,并对董事会和管理层进行了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和变动,免除了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 等所有职务。

原标题:创始人声称被合伙人绑架,网秦还能更糟吗?

从始于微末的创业,到风光无限的上市,没有人能想到,网秦会在登陆纽交所后的七年间,接连遭遇流氓软件、数据造假、机构做空、创始人反目、绑架等离奇剧情。

图片 17

此外,网秦安全卫士的卸载还非常复杂,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要想卸载,只能刷机。

林宇认为,在上述两笔交易中,网秦的优质资产被贱卖,而史文勇成为受益人。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天眼查信息显示,史文勇仍是飞流移动和秀色秀场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79.34%、65%。

图片 18

LKMForward认为史文勇等人在掏空上市公司资产,并在2018年12月13日向美国纽约南区法院申请临时限制令,以防止在听证会召开前凌动智行的资产被转移,矛头显然指向了史文勇。

在塞班还是手机主流操作系统的 2005 – 2009 年,网秦确实收获了不少诺基亚用户,2009 年 360 为了进入手机安全市场,还收购了当时排名第二的手机安全厂商信安易,来和网秦竞争。

但最终China AI Capital投资计划泡汤。12月19日,公告称China AI Capital创始人迟睿辞去凌动智行董事职务。该消息发出后,凌动智行股价大幅走低,临近收盘前跌至0.15美元,12月20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停止其股票交易。

图片 19

林宇此前接受腾讯《深网》采访时说2016年10月,我发现史文勇在2016年1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又伪造我的签名,把我在北京飞流78%的股权转走。2016年11月初,因为跟他沟通无效,我就请了律师,准备给他发律师函走法律诉讼。

图片 20

被掏空的上市公司

不过在塞班时代过去之后,网秦在移动安全市场已经逐渐销声匿迹。过去 4 年间,网秦数次转型,从移动安全到直播秀场,再到出行业务,始终没摆脱连年亏损的命运,在人们开始淡忘这家公司时,没想到却以这种方式重回大众视野。

在移动互联网的塞班时期,智能手机市场远没有现在成熟,通过大量预装以及对防护病毒重要性的大肆渲染,网秦手机杀毒和网秦安全逐渐积累了第一批用户,收入也节节攀升。

责任编辑:

数据造假风波给做空机构可乘之机,2013 年 10 月,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在最新发布的一份长达81页的报告中称,网秦的市场份额、产品安全、负债表、收购业务等都存在作假或者捏造行为。

图片 21

数据造假 浑水做空

2011 年5 月,网秦在纽交所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的移动互联网企业,一时间风光无两。创始人林宇强调网秦是最早提出「手机杀毒」概念的公司,并将同年在美上市的 360 视为头号劲敌。

在曝光中,央视提及用户购买水货之后,飞流软件会自动安装,然后在用户没有任何操作的情况下下载数据,在默认安装一些软件后会出现手机故障,并且会删除其他安全软件,只有网秦可解,但用户需要通过网秦交费更新病毒库后才能正常使用。

公司董事长为了夺权绑架创始人,这种似乎只会在电影中出现的狗血剧情,真的发生了。

各执一词的宫斗大戏

2018年5月,凌动智行公司公告称因一笔5.12亿元存款分类错误而导致2017年财报无法提交,凌动智行遂与纽交所申请延期,承诺在截止2018年11月15日前的半年内提交财报。

2018年9月10日,消失近两年的林宇在微信朋友圈晒出立案告知书,控诉自己遭史文勇绑架虐待。再度回到公众视野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150多斤、已经发福的中年胖子了,瘦得形销骨立。

2018年年末,危机缠身的网秦收到了纽交所的摘牌退市通知。几个月前,创始人林宇宣称被现任董事长史文勇绑架的罗生门尚未尘埃落定,这家曾经头顶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股光环的公司,再次以不幸的方式重获外界关注。

林宇说的自然没错,但公司蒸蒸日上时未见龃龉,风雨飘摇时却拔刀相向,林宇和史文勇这两位老同学的友谊没能经历起风雨的考验,友谊的小船很快被利益所吞噬。

有意思的是,浑水当时给出的目标价低于1美元,现在看来可谓一语成谶。

舆论对网秦产品的评价也几乎一致为负面。许多网秦的用户反应这款软件经常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下载,而且无法卸载,要想卸载基本职能刷机,可谓请神容易送神难。

史文勇涉嫌重大刑事案件,即涉嫌从2016年11月到2017年底绑架我13个多月,期间我受到非人折磨,九死一生,我的家人也受到威胁恐吓。我死里逃生,很幸运被北京市警方解救。

原本,凌动智行还有六个月时间去挽回危局。

虽然林宇在先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仍对重新向纽交所申请挂牌表示乐观,但网秦的核心资产早已不复存在,凌动智行成了一家被掏空的上市公司,而这也是造成其退市的根本原因。

2015年初,林宇曾短暂地回到网秦,但没有任何职务。林宇曾对腾讯《深网》表示他当时多次要求史文勇归还公司,后者每次都答应随时将公司移交给他,却从未兑现,并且他还在2014年12月借给史700万美元。但史文勇则称林宇离开是为了另起炉灶做互联网游艇项目天心无限,自己曾借给林500万元现金。

2011年3月15日,就在网秦上市前夕,央视315晚会曝光网秦与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串通,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扣话费、发短信,并强制用户消费,央视称网秦的杀毒软件是流氓软件。

林宇当时向腾讯《深网》讲述了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2005年他创办网秦,第二年邀请史文勇加入;2014年12月,史文勇伪造其签名,自己被辞职;2015年到2016年8月,史文勇利用两人的友谊拒不归还公司、鸠占鹊巢;2016年10月,他发现史文勇在当年1月伪造其签名转走北京飞流78%的股份,11月初,与史沟通无效后准备上诉;2016年11月10日晚自己被绑架;直到2017年底才被警方解救。林宇还指控史文勇挪用上市公司现金、低价贱卖上市公司资产。

在一个接一个的自救心动失败后,林选择带领公司以私有化名义退市,史却希望保留上市公司,双方路线的不同又加剧了矛盾。

网秦股东代表组织LKMForward在提交纽约南区法院的起诉书中表示,凌动智行在飞流和秀色的交易中向投资者发布的消息存在重大虚假陈述,且同方基金票据违约后,秀色并未按原定协议交回凌动智行,反而被转移至第三方名下。据新京报此前报道,2018年5月开始,秀色旗下子公司资产被陆续转移至第三方及史文勇旗下公司

自2013年10月24日遭浑水做空后,网秦股价从25.9美元的最高点暴跌至8美元左右,多次被股东集体诉讼,加之公关策略的一再失误和高管的接连出走,林宇和史文勇的关系开始出现裂痕。

第三方数据平台也给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赛迪顾问同期的报告显示,奇虎占了中国移动安全市场的主导地位,份额超70%,没有提到网秦;FJE Research的报告则显示,网秦在中国的安全市场份额最多只有3%左右。